風亮小組~ 出埃及記 27 章 – 2016.10.30.

%e5%87%ba%e5%9f%83%e5%8f%8a-27%e7%ab%a0

參加人數 46

%e5%87%ba27-2

出埃及記 27 導讀分享~ 陳晶亮姊妹

%e5%87%ba27-1

大綱:

【銅祭壇──基督是我們的拯救(二十七1~8)】

   一、祭壇──神公義與憐憫的匯合點

   二、銅包著的皂莢木──絕望的人

   三、方而大的壇──神豐富的恩典

   四、血的記號──神中止公義要求的依據

【院子──在基督裏(二十七9~19)】

   一、帳幕的院子──神賜恩的範圍

   二、撚的細麻做帷子──生活上顯出神的義

   三、銅座──經得起審判的生活見證

   四、銀杆──救恩裏的扶持和聯絡

   五、唯一的、寬大的門──基督是羊的門

   六、橛子──定世界的罪

【會幕的院子(二十七1~21)】

   一、燔祭壇(1~8)

   二、燈油(20~21)

心得:

生命與建造(二):祭壇──生命與建造從十字架開始】

讀經:出廿七1~7

一、祭壇預表基督的十字架(來十三10~13);無論個人生命的追求或教會屬靈的建造,都從經歷十字架的功課開始,我們要跟從主就必須背起十字架(太十六24)

二、祭壇是用皂莢木作的,其根深入乾地,材質堅硬、厚重,不遭蟲蛀;我們的人性必須被對付到越過越像主耶穌一樣,才能經得起憂患、擊打(賽五十三2~4)

三、祭壇是四方的,四方表徵公義且完全,並無過或不及之處;十字架要把我們對付到正正方方,完全符合神公義的要求

四、祭壇上有四個角,角指拯救的能力(路一69);十字架的能力無堅不摧,無敵不克,能把我們拯救到完全的地步

五、祭壇外面用銅包裹,壇上一切器具都用銅作,銅表徵神的審判;凡我們身上通不過神審判的地方,十字架就將它置之於死

六、要作盆,用來收祭壇上的灰,灰表示經過火燒煉淨;十字架要把我們煉淨到成灰的地步

七、祭壇的四面圍腰板以下要安銅網,銅網一面托住祭牲,一面幫助焚燒;我們不但不逃避十字架,且要歡迎十字架的對付

八、祭壇兩旁有環子用以穿杠擡壇,可以移動祭壇;到處高舉、傳揚並見證基督的十字架

九、祭壇是中空的,其空間大到足可容納會幕的一切器物;我們對基督所有的經歷,都是基於十字架的原則

十、祭壇沒有臺階,免得露出下體(出廿26);不要用人的智慧和辦法來幫助十字架的工作,以免顯出人的醜陋

【出二十七1】「“你要用皂莢木做壇。這壇要四方的,長五肘,寬五肘,高三肘。」

〔暫編註解〕“壇”指設在會幕外院入口處的銅壇,供獻祭用,不同於在聖所內燒香用的金壇(三十1)。這個銅壇建成之後,一直保存到所羅門時代(代下一5)。

         「祭壇」:在別處又被稱為「燔祭壇」(30:28) , 或「銅壇」(31:9),作獻祭牲之用。祭壇是一個中空的皂莢木架,外麵包銅。它四周有銅環,有杠穿過以便擡壇。

         壇 這壇的原文加了冠詞,而不像撒瑪利亞抄本和七十士譯本之「一壇」,藉示和三十1之燒香的壇有分別。這壇又稱為燔祭壇(三十28,卅一9),因為是為獻燔祭之用的;也被稱為銅壇(卅八30,卅九39),因為是用銅包裹的。這壇是四方的,且只長寬各五肘,高僅三肘(肘,請參看廿五10的註釋),比之以西結那理想聖殿的壇小得很多(見結四十三13~17)。

         1~8 “壇”用木製成,再用銅包裹(運送時較輕便,而且也能防火)。祭品可燒在壇上。“角”。讓人可以把祭牲綁在祭壇(比較詩一一八27)。“盤子”用來盛載祭牲的血。

【出二十七2】「要在壇的四拐角上做四個角,與壇接連一塊,用銅把壇包裹。」

〔暫編註解〕壇的角用來拴住獻祭用的牲畜(比較詩一一八27),看二十九12注。

         「四個角」:在獻祭儀式上占重要的地位。無論是在祭司分別為聖的典禮中(29:12) 、 在贖罪祭 (利4:18)或在贖罪日(利16:18 ) , 祭司都要用血抹在這些角上。對於逃難的人,祭壇的角象徵神的保護,抓住角便得安全(王上1:50)。

         四拐角上作四個角 這些角,原來的作用是給祭司抹血在其上的(廿九12;利四7、30,八15等),其後卻含有護庇或逃罪的意義(參看王上一50~53)。

     用銅把壇包裹 這是用皂莢木(請參看廿五5皂莢木條)的板(8節)作基本,而用銅將之包裹起來的。若這聖幕和其中的設備,是在西乃曠野製造的話,大概也不會造這銅壇,因為這是和二十24~25明顯相反的。所羅門建聖殿時,列王記雖然沒有記載他的祭壇的尺寸,歷代志卻明載為長寬各二十肘,高十肘,並且都說是銅壇(王上八64;代下四1)。所以,這裏用銅包裹的壇,能否承受燒燔祭時的高熱固是一個問題,能否方便搬運是另一個問題,與約書的吩咐相違反卻是最大的問題。因此,我們認為這聖幕和其中大部分的器物,是在進住迦南後的產品,而摩西在曠野時代,卻只有那簡單的會幕(卅三7~11),正如今日沙漠中生活的遊牧民族所擁有的崇拜之用的帳幕一樣。

【出二十七3】「要做盆,收去壇上的灰,又做鏟子、盤子、肉鍤子、火鼎;壇上一切的器具都用銅做。」

〔暫編註解〕「盤子」:盛放祭牲滴出來的血。

  「肉鍤子」:以便將祭肉擺列整齊。

  「火鼎」:用來運送煤炭。

   盆 這是為收燒燔祭後的灰之用的銅盆。

   鏟子 為剷灰之用的銅鏟子。

   盤子 這也是銅製的小型容載器,以中國人的觀念來說,繙成碗則似乎更佳。

   肉鍤子 這亦為銅製用為叉肉的器具。

   火鼎 是銅製用為烹調飲食的器具。

 【出二十七4】「要為壇做一個銅網,在網的四角上做四個銅環,」

〔暫編註解〕銅網 這銅網的形式和用處,均未說明。大概是為裝飾之用。

  銅環 是安裝在壇的四角的銅網之上,用為穿杠以便扛擡之用的。

  4~5 提到壇有圍腰板,其下有銅鋼,卻沒有很詳細的描述它們的作用及安放的方法,可能它們只作裝飾,或者是防止灰燼跌落到壇的下部。

【出二十七5】「把網安在壇四面的圍腰板以下,使網從下達到壇的半腰。」

〔暫編註解〕圍腰板 有些學者認為這是為祭司獻祭時踏腳之用的。但這銅壇既只有三肘(約四英尺半)之高,大概不必有踏腳板。故此,這圍腰板或為裝飾及強固壇身之用的。

     可能是一個架子,位於壇的頂部,好讓祭司擺放祭物。

【出二十七6】「又要用皂莢木為壇做杠,用銅包裹。」

〔暫編註解〕杠 這也是用皂莢木(見廿五5)製造並包裹以銅的杠,是為穿在銅環內用作扛擡祭壇的。

【出二十七7】「這杠要穿在壇兩旁的環子內,用以擡壇。」

  〔呂振中譯〕「這杠要穿在壇兩旁的環子內,用以擡壇。」

【出二十七8】「要用板做壇,壇是空的,都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做。”」

〔暫編註解〕壇是空的 這是指此四方的壇內中空之意。有些學者解釋此中空的目的,為要填入泥土,藉以符合二十24的要求。若填入泥土,則更加大重量而難於移動。其實,二十24~25所講的壇,以色列人在曠野生活中,隨地都可以築成,並不必有個銅壇。銅壇乃是定居迦南後的產物。

【出二十七9】「“你要做帳幕的院子。院子的南面要用撚的細麻做帷子,長一百肘。」

〔暫編註解〕“帷子”是圍繞露天的會幕用的,高五肘。參二十七18。會幕外院長100肘,寬50肘。若以一肘為45公分計算,會幕外院長約45公尺,寬23公尺。聖所和至聖所30肘,寬10肘,即長14公尺,寬4.5公尺;占外院面積只有十五分之一。

帳幕的院子 耶路撒冷新城有一座聖殿於主後七十年被毀前的模型,其院子甚為龐大,並包含有外邦人院,以色列男人院,婦女院和祭司院等。但這聖幕的院子卻範圍不大,只有一百肘長,五十肘寬(18節,有關肘的長度,請參看廿五10的註釋),並且是用帷子圍成的。

帷子 這是用細麻撚織的。南北兩邊的帷子均長一百肘,高五肘(18節);各邊均有二十根柱子。

 9~19 “帳幕的院子”長寬為150 x 75英尺(46 x 23米),用高七英尺半(2.3米)的細麻布簾子遮蓋,為裏面的敬拜者提供隱私。會幕本身只佔這院子十五分之一的地方。“桿子”即帶子。

 9~19 院子結構的指示:院子面積有四十五公尺長乘二十二公尺半 (150×75英尺), 空間相當寬敞。院子的周圍有二公尺半(七英尺半)高用麻紗造成帷帳掛在銅柱的銀勾上,並用繩和銅橛子使之穩固。院子的入口有九公尺(三十英尺)闊,位於東面,掛上門簾,樣式和會幕的門簾一樣。

【出二十七10】「帷子的柱子要二十根,帶卯的銅座二十個。柱子上的鉤子和杆子都要用銀子做。」

〔暫編註解〕柱子 這柱子是用甚麼材料做的,經文沒有交代。可能也是用皂莢木做的。每個柱子相隔五肘。柱子與柱子之間,是用銀製的杆子作連結和穩定的。柱子下面是插進凹入的銅座,上面則有銀凢為掛帷子之用。柱子頂上是用銀包裹的(卅八19)

【出二十七11】「北面也當有帷子,長一百肘,帷子的柱子二十根,帶卯的銅座二十個。柱子上的鉤子和杆子都要用銀子做。」

  〔呂振中譯〕「北面也當有帷子,長一百肘,帷子的柱子二十根,帶卯的銅座二十個。柱子上的鉤子和杆子都要用銀子作。」

【出二十七12】「院子的西面當有帷子,寬五十肘,帷子的柱子十根,帶卯的座十個。」

〔暫編註解〕院子的西面 這是帳幕的後方,只有五十肘寬,用十根柱子以懸掛帷子。

     西面的幔子是南北面的一半,約22.23米。所以院子是長方形的。

 【出二十七13】「院子的東面要寬五十肘。」

〔暫編註解〕院子的東面 這是帳幕的前方。前方的院子較寬大,因為要擺設洗濯盆和銅祭壇,以及為宰殺祭牲及與此有關之人員的站立位置。這前方的寬度也是五十肘,但有一道二十肘寬的門。門左右各得十五肘,分設三根柱子以懸掛十五肘長、五肘高的帷子。

【出二十七14】「門這邊的帷子要十五肘,帷子的柱子三根,帶卯的座三個。」

  〔呂振中譯〕「門這邊的帷子要十五肘,帷子的柱子三根,帶卯的座三個。」

 【出二十七15】「門那邊的帷子也要十五肘,帷子的柱子三根,帶卯的座三個。」

  〔呂振中譯〕「門那邊的帷子也要十五肘,帷子的柱子三根,帶卯的座三個。」

 【出二十七16】「院子的門當有簾子,長二十肘,要拿藍色、紫色、朱紅色線,和撚的細麻,用繡花的手工織成,柱子四根,帶卯的座四個。」

〔暫編註解〕門簾 這門簾的材料和織工,與帳幕的門簾完全一樣(參看廿六36)。所不同者,是帳幕的門簾只有十肘寬但用五根用金包裹的柱子(廿六37)作懸掛之用,而院圍的門簾卻寬二十肘並只用四根柱子作為懸掛此門簾之用。

     院子東面的中間有一個“簾子”,長約8米。在“門”的兩邊有6.65米長的“帷子”。帷子的材料與“幔子”和“罩棚的門簾”相同(出26:33,36)。

【出二十七17】「院子四圍一切的柱子都要用銀杆連絡,柱子上的鉤子要用銀做,帶卯的座要用銅做。」

〔暫編註解〕銀杆 這銀杆的大小和長度均沒有說明,但銀杆的作用卻明說是為連結柱子的。

     凢子 這是用銀子製造,安製在柱子上為懸掛帷子之用的。

     銅座 有凹入的洞,為安插柱子用的。其大小和重量均沒有說明。

     共有60根柱子支撐院子周圍的“帷子”。每根相隔3.46米。“柱子”可能是用包銅的皂莢木製成的,插在銅的“卯”或座中(第10節)。沒有說明這些“卯”的重量。但每個卯一定略輕于一他連得(見出38:29-31)。

【出二十七18】「院子要長一百肘,寬五十肘,高五肘,帷子要用撚的細麻做,帶卯的座要用銅做。」

〔暫編註解〕院子周圍“帷子”的高度是5肘,約為3.46米,是帳幕高度的一半,因此從院外可以清楚地看見帳幕(《先祖與先知》第347頁)。只有祭司和利未人才能在院子裡自由活動。院子象徵人類從世界到神的第一階段。在與神的交往之前,必須先在燔祭壇上獻贖罪祭和洗濯盆中洗濯(出30:18)。

 【出二十七19】「帳幕各樣用處的器具,並帳幕一切的橛子,和院子裡一切的橛子,都要用銅做。”」

〔暫編註解〕橛子 是用銅做的小樁,用為斜釘在地上,用繩索之類的東西串入或綁在橛子上,以拖牢院圍或帳幕之用的。

     撒瑪利亞抄本在19節之後,尚有如下字句:你要用藍色紫色朱紅色線,為在這聖院內崇拜事奉的人製造袍服。

【出二十七20】「“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那為點燈搗成的清橄欖油拿來給你,使燈常常點著。」

〔暫編註解〕“使燈常常點著”。這燈可能就是指二十五31的金燈檯。會幕聖所內燈火通明,徹夜不熄(二十七21)。從橄欖取油有兩種方法,一是搗(打),一是壓。搗成的橄欖油少渣滓,較為清純;燃點的時候煙少,是上好燃油。

“清橄欖油”是品質較好的油,燒起來更光亮,而且煙霧較少。

 這燈就是金燈檯(25:31),要時常點著,使聖所中常有亮光。

「清橄欖油」:將橄欖油放在臼中搗出來的油,是最好的橄欖油;惟有這最上等的油才配得用來事奉神。

為點燈搗成的清橄欖油 橄欖油是用橄欖搾成的油。以色列是輸出橄欖油最大宗的國家。但這用來在聖幕的金燈臺使用的橄欖油,卻是清橄欖油。它和其他橄欖油不同的地方,乃用手工仔細地搗成的,而不是大批地搾出來的。

使燈常常點凓 這是指經常性的點燈,就是每晚要點燈(21節),而不是永不熄滅地常常點凓的意思。

常常點著。七盞燈絕不可同時熄滅,而要晝夜不停地點著,除了帳幕從一個營地搬到另一個營地時。早晨和黃昏要打理這些燈(出30:7,8)。

 【出二十七21】「在會幕中法櫃前的幔外,亞倫和他的兒子,從晚上到早晨,要在耶和華面前經理這燈。這要作以色列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

〔暫編註解〕「這要作以色列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意味著會幕及其中的敬拜形式在神的計畫中具長久性。

     會幕 這裏的會幕,原文所用的字與卅三7完全相同,而不同於本章\cs1619節所用的帳幕。所以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這聖幕是曠野的會幕與進住迦南後的帳幕之混合物。

     會幕中法櫃前的幔外 這裏所指的就是幔子前的聖所(參看廿六33~35的註釋)。這聖所的北面有陳設餅的桌子,南面則放了七盞燈的金燈臺。

     亞倫和他的兒子 這話所指的就是祭司。利廿四3只提亞倫,意義還是一樣。因為亞倫是成了祭司的代詞。

     從晚上到早晨 以色列人在古代使用埃及陽曆和古迦南曆時,計算日子也是從早到晚的。但在主前約六○五至六○三年間,改行巴比倫陰曆後,就由晚上計起(見創一5、8等;亦可參看拙著《舊約概論》中有關「曆法的問題」)。但這裏主要的並不在計算日子,而是指聖所中的燈,每晚都要點凓,而負責點燈和清理這燈的人,就是祭司(利廿四2~4對此有較為清楚的規定)。

 問答:

出二十七20】「“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那為點燈搗成的清橄欖油拿來給你,使燈常常點著。」

聖所裏的金燈臺,象徵以色列人在列國中發光的功用;而「油」在聖經裏面,總是象徵神的「聖靈」。蒙揀選在這世上作光的人,惟獨靠著聖靈,纔能成全他們的付託。乃是當他們在聖靈裏受浸、被聖靈充滿、蒙聖靈所膏,他們纔能在今世作照亮人的明燈。―― 摩根《話中之光》

【出二十七20】外院子有太陽光,聖所裏幔子前有橄欖油的燈,至聖所裏本來是黑暗的,沒有天然的光,也沒有人工的光,只有神的光。神的光,不在聖所裏,乃是在至聖所裏。你要看見光,就得在至聖所裏。乃在聖徒聚集在一起的時候,教會成功作神的居所,那個時候有光。教會的聚會,乃是神顯出祂的光的時候。為甚麼這樣,我們不知道。我們只能說,在這裏面乃是一種所謂的身體互相效力,叫神的光,在身體裏能夠彰顯。── 倪柝聲

【出廿七20~21燈油】

搗成的油必須是上品。棷欖放在臼中徐徐搗成。惟有我們最好的事物才能讓神的榮耀彰顯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