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亮小組~ 出埃及記 22 章 – 2016.9.25.

%e9%a2%a8%e4%ba%ae-2

參加人數 46

%e9%a2%a8%e4%ba%ae-3

出埃及記 22  導讀分享~ 陳晶亮姊妹

%e9%a2%a8%e4%ba%ae-4

%e9%a2%a8%e4%ba%ae-1

大綱:

   一、偷竊賠償的律例(1~4)

   二、疏忽損失賠償的律例(5~15)

   三、道德與宗教的律例(16~20)

   四、保障人權的律例(21~27)

   五、各種禮儀的律例(28~31)

【出二十二1】「“人若偷牛或羊,無論是宰了,是賣了,他就要以五牛賠一牛,四羊賠一羊。」

  〔呂振中譯〕「『人若偷了牛或羊,無論是屠宰了、是賣了,他都要賠償,將五隻牛還一隻牛,將四隻羊還一隻羊。」

         1~4 偷竊賠償問題:人若偷牛羊,無論是宰殺或賣錢,應受較重的懲罰,加倍賠償,因他顯然是立心偷盜。

         1~17本節至17節乃有關財產的法例,包括牛、驢、羊、田園等的被盜、被焚以及疏於監管等等。最後一項為引誘為受聘的女兒,因女兒乃父親的財產(17節)。

  這些法例旨在保障私有產權。人犯偷竊罪,若所偷之物仍在手中,須雙倍償還(4節);若已不在,無從歸還,則須按一賠四或賠五的比率賠償。在畜牧及農業社會,牛的價值超過羊,故偷牛的賠償額高。竊犯若無力賠償,須被賣為奴來抵償。

【出二十二2】「人若遇見賊挖窟窿,把賊打了,以至於死,就不能為他有流血的罪。」

  〔呂振中譯〕「賊挖窟窿、若給人發現、而被擊打,以致於死,那人是沒有流人血之罪的。」

         2~3 這段的意思是:若在晚上把一個挖牆偷竊的賊打死了,那是可以辯解的殺人事件;若在日光之下殺了人,那戶人家就要受到盜賊之近親的報復。

         2~3 偷竊案件中將賊打死的問題:倘若盜賊在晚上被打死,事主不須受罰,因他可能是在自衛的情形下誤殺盜賊;若事主早上打死賊人,便要受處罰。

【出二十二3】「若太陽已經出來,就為他有流血的罪。賊若被拿,總要賠還。若他一無所有,就要被賣,頂他所偷的物。」

  〔呂振中譯〕「若趕上了日出,他就有流人血之罪了。他總要賠償的;他若一無所有,自己就要被賣,來頂他所偷的。」

【出二十二4】「若他所偷的,或牛,或驢,或羊,仍在他手下存活,他就要加倍賠還。」

  〔呂振中譯〕「他所偷的、無論是牛、是驢、是羊,若發現在他手下仍然活著,他就要加倍賠償。」

【出二十二5】「“人若在田間或在葡萄園裡放牲畜,任憑牲畜上別人的田裡去吃,就必拿自己田間上好的和葡萄園上好的賠還。」

  〔呂振中譯〕「人若使田地或葡萄園裡的東西被吃,人若放牲口在別人的田地裡吃東西(有古卷加:他總要從自己的田地裡按出產來賠償;他若使整個田地都被吃),他就要拿自己田地裡最好的、和葡萄園裡最好的、來賠償。」

         5~6一個人要是在自己的田裡放牲畜或燒荊棘,卻侵犯到別人的田,造成損失,必須賠償。牲畜吃了人家田裡的東西,要拿自己田裡“最好的”去賠,以示慷慨。

         5~6 田產損失的賠償:無論導致損失的原因是管理牲畜的疏忽,或是失火,被告都要賠償。

【出二十二6】「“若點火焚燒荊棘,以致將別人堆積的禾捆,站著的禾稼,或是田園,都燒盡了,那點火的必要賠還。」

  〔呂振中譯〕「若點火燒(原文:火若發出,燒著了)荊棘,以致將別人堆積的禾捆,或站著的莊稼、或是田地、都燒盡了,那點火的總要賠償。」

【出二十二7】「“人若將銀錢或傢俱交付鄰舍看守,這物從那人的家被偷去,若把賊找到了,賊要加倍賠還;」

  〔呂振中譯〕「人若將銀錢或物件給鄰舍看守,這東西從那人家裡被偷去;賊若被找到,賊要加倍賠償。」

         7~13 這些條例針對財物的破壞或偷竊,適用的情況是物主出外而把財物交託別人看管。

         7~13 受託物件或牲畜的賠償:古時沒有保險箱,所以當人遠行時,便會將財物交給鄰舍託管,該鄰舍便要負全責。

【出二十二8】「若找不到賊,那家主必就近審判官,要看看他拿了原主的物件沒有。」

  〔呂振中譯〕「賊若不被找到,那家主就必須被帶到官長(或譯:神)面前、去查明他有沒有下手拿鄰舍的物件。」

【出二十二9】「“兩個人的案件,無論是為什麼過犯,或是為牛,為驢,為羊,為衣裳,或是為什麼失掉之物,有一人說:‘這是我的’,兩造就要將案件稟告審判官,審判官定誰有罪,誰就要加倍賠還。」

  〔呂振中譯〕「為了任何侵害的案件,無論是為了牛、或驢、或羊、為了衣裳、或是什麼失掉的東西,若有一人說:『這就是』,那麼兩造的案件就必須進到官長(或譯:神)面前,官長(或譯:神)定誰有罪,誰就必須加倍地賠償給他的鄰舍。」

【出二十二10】「“人若將驢,或牛,或羊,或別的牲畜,交付鄰舍看守,牲畜或死,或受傷,或被趕去,無人看見,」

  〔呂振中譯〕「人若將驢或牛、或羊、或任何牲口、給鄰舍看守;牲畜或是死、或是折傷、或是被趕走,沒有人看見,」

         10~13節若將驢……或別的牲畜,交付鄰舍看守,牲畜或死或受傷或被趕出,無人看見 這是代管牲畜的疏忽,既然無人看見牲畜之死、傷或被趕去,那怎辦?有以下三個方式處理(11~13節)。

【出二十二11】「那看守的人要憑著耶和華起誓,手裡未曾拿鄰舍的物,本主就要甘休,看守的人不必賠還。」

  〔呂振中譯〕「二人之間就必須憑著永恆主來起誓自己有沒有下手拿鄰舍的物件,物主就必須接受那起誓,看守的人不必賠償。」

【出二十二12】「牲畜若從看守的那裡被偷去,他就要賠還本主;」

  〔呂振中譯〕「倘若的的確確從看守的那裡被偷去,看守的就要賠償物主。」

【出二十二13】「若被野獸撕碎,看守的要帶來當作證據,所撕的不必賠還。」

  〔呂振中譯〕「倘若的的確確被野獸所撕碎,看守的要把所被撕碎的帶來做證據,那麼他就不必賠償。

【出二十二14】「“人若向鄰舍借什麼,所借的或受傷,或死,本主沒有同在一處,借的人總要賠還;」

  〔呂振中譯〕「人若向鄰舍借什麼,所借的或是折傷、或是死,物主沒有同在一處,借的人總要賠償。」

         14~15 借用別人的財物要負起全部的責任,除非物主仍與財物同在一處。

         14~15一個人若借用別人之物,須負全責。

【出二十二15】「若本主同在一處,他就不必賠還;若是雇的,也不必賠還,本是為雇價來的。”」

  〔呂振中譯〕「倘若物主同在一處,他就不必賠償。若是雇的,也不必賠償,因為他是為著工價而來的(或譯:那要算進工價裡了)。」

【出二十二16】「“人若引誘沒有受聘的處女,與她行淫,他總要交出聘禮,娶她為妻。」

  〔呂振中譯〕「人若引誘沒有受聘的處女,和她同寢,他總要交出聘禮來,娶她為妻。」

         16~17已受聘的女子為人引誘行淫,視同姦淫(申二十二23~29)。此處為未受聘的女子,仍屬父親的財產,為人引誘行淫對父親造成損害。父親若願意,男子可以交出聘禮娶她;否則,須按聘禮交錢賠償損失。按《申命記》二十二29,為五十舍客勒銀子。“聘禮”不是給新娘的財禮,而是訂婚的手續。

         16~17 人若引誘一個沒有訂婚的處女,就要把“聘禮”(通常是大量的)交給她的父母,無論他進而娶她與否。

         16~17當時少女常被視作她父家財富的一部分,故少女被污辱就算是損失財物,因家人損失了她日後出嫁時應得的聘禮。故此,那誘姦少女的男子須交出聘禮,並娶她為妻。倘若那少女已訂了婚,則根據那時候的法律是當作結了婚,那引誘姦污她的男子便犯上姦淫之罪。(參申22:23-24)

【出二十二17】「若女子的父親決不肯將女子給他,他就要按處女的聘禮,交出錢來。」

  〔呂振中譯〕「倘若女子的父親決不肯將女子給他,他就要按處女的聘禮交出聘銀來。」

【出二十二18】「“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

  〔呂振中譯〕「你不可容行邪術的女人活著。」

         18~20 三種嚴重的罪行

【出二十二19】「“凡與獸淫合的,總要把他治死。」

  「與獸淫合的」:違反神創造的規律,要判死刑。

         凡與獸淫合的 這是逆性的行為,也是與以色列鄰近的一些國民之崇拜生物神靈有關,所以總要把他治死。在利未記和申命記的記述中,行這事的,無論是男人或女人,一方面要受咒詛,另一方面也要被處死,並且連與他們淫合的獸都要治死(見利十八23,二十15~16;申廿七21)。

【出二十二20】「“祭祀別神,不單單祭祀耶和華的,那人必要滅絕。」

  〔暫編註解〕重提第一誡的禁令;而且在祭祀別神時,選民很容易效法外邦人將自己的兒女焚燒獻上(申12:31) , 故必要禁止。

         祭祀別神,不單單祭祀耶和華的 這是違背與主神所立的約的行為,也是忘恩負義的行為,所以那人必要滅絕。要更清楚的了解此義,可參看申十三12~18。

【出二十二21】「“不可虧負寄居的,也不可欺壓他,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

  〔暫編註解〕不可虧負寄居的 這裏所說的寄居的,是外國人或外族人,甚至是外教人,暫時或長久的居住在以色列地,或在以色列人之中。這樣的人,不可虧負他、欺壓他。原因是以色列人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要將心比心的來善待他們(參看出廿三9;利十九34;申十18~19等)。

       21~27 保障窮人,寄居者和孤苦無助者的律法:神以第一身出現於本段內,因祂以自己為這些困苦人的特別保護者。以色列人不可虧待這些人因為:

         1 他們知道和親身經歷過寄居者所受的欺壓(21);

         2 神的一種屬性就是祂的恩惠(27),故選民必須以恩惠待人;

         3 他們曾與神立約(25之「我民」),而這種盟約的關係禁止他們壓逼別人。

       21〜31本節至本章末為各種與人道或宗教職責有關的規例。21~27節所關注的是孤兒、寡婦和寄居的外族人,屬孤苦無告的一群,神特別憐憫照顧,《利未記》十九34教導對寄居者“要愛他如己”。主耶穌訓勉人要善待客旅和無衣無食物、貧苦患病的人(太二十五40)。28節嚴禁譭謗神和官長。29至30節規定將地裡初熟的獻給神。]

【出二十二22】「不可苦待寡婦和孤兒;」

  〔暫編註解〕就像對待寄居的人一樣,寡婦和孤兒自然也應受到保護。他們和寄居者一樣,是軟弱無助的,所以成為神特別關愛的對象。“苦待”包括各種虐待的行為。後來的法律為改善寡婦的悲慘命運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出23:11;利19:9,10;申14:29;16:11,14;24:19-21;26:12,13)。以色列人雖然一般都遵守這條吩咐,但有時寡婦孤兒也會受到虐待(詩94:6;賽1:23;10:2;耶7:5-7;22:3;亞7:10;瑪3:5;太23:14)。聖經記載耶穌關懷對其寡居之母的關懷(約19:26,27),早期教會對寡婦的照料(徒6:1;提前5:3-9,16),以及雅各將照料和關心孤兒寡婦包括在“清潔的虔誠”之中(雅1:27)。忽視行善就是作惡,這是基督教倫理的首要原則。

         22~24 很多律法是關乎保護寡婦的(另參看申一四29;一六11,14;二四19~21;二六12,13)。

         22~24不可苦待寡婦和孤兒 神是慈憐恩惠的主,祂特別關注這些無父無告的人,垂聽他們的哀求。凡苦待寡婦孤兒的人,神要使他們的妻子為寡婦,兒女為孤兒,藉作報應。這論點,也是歷代的眾先知所關切的主題(參看賽一17、23,十2;耶五28;結廿二7;亞七10等)。

【出二十二23】「若是苦待他們一點,他們向我一哀求,我總要聽他們的哀聲,」

  〔呂振中譯〕「如果真地苦待他們,他們一向我哀叫,我總要聽他們的哀叫;」

【出二十二24】「並要發烈怒,用刀殺你們,使你們的妻子為寡婦,兒女為孤兒。」

  〔呂振中譯〕「並且要發怒,用刀殺你們,使你們的妻子為成寡婦,你們的兒女成為孤兒。」

【出二十二25】「“我民中有貧窮人與你同住,你若借錢給他,不可如放債的向他取利。」

  〔暫編註解〕《申命記》二十三19~20禁止在一切的放債上取利,但向外邦人例外。本節規定不可向窮苦的人收取利息。借錢給窮人是扶危解困,若加上利息,只有增加苦痛,他日若無錢償債,必致賣身或賣子女為奴。

         借錢給窮人應是為了給他援助,不應乘機取利,收取高息。

         我民中有貧窮人與你同住 這是另一種容易受人欺壓和苦待的人。他們的難處,也是容易受人欺負的所在,就是沒有錢,並常常為必須的衣食而要借錢。

     不可如放債的向他取利 因為這些是一同立約事奉主神的弟兄,故不當取利息,但借給外人便可以拿利息(參看利廿五35~38;申廿三19~20)。

         25~27 借錢給窮人(和所有以色列人同胞;比較申二三20)不能收取利息(另參看路六34,35)。“拿??衣服作當頭”。一個只能用外衣作抵押的人是十分窮困的,每天晚上,債主都必須把他的外衣(類似披風)交還給他,好讓他用這外衣作被子蓋身。參看申命記二十四章10至13節和阿摩司書二章8節的註腳。

【出二十二26】「你即或拿鄰舍的衣服作當頭,必在日落以先歸還他;」

  〔暫編註解〕「衣服」:指一種闊大長方形的鬥蓬,是窮人在夜間當作氈用的。

         「當頭」:即借錢的抵押品。

         你即或拿鄰舍的衣服作當頭 這雖然是用來保證還債的,但窮人多數只得這一件衣服(指長塊的布,用作圍身的衣服),日間用來出外,晚間用作遮蓋。日間或可穿內衣或光身出外,晚上寒冷,他拿甚麼睡覺呢?所以,要正如主神憐憫你般的憐憫貧窮人,在日落以先,把當頭歸還給他(參看申廿四10~13)。

     拿鄰舍的衣服。希伯來律法並不禁止憑抵押借款,就象現代的典當商那樣。但有些最重要的物品是不可以抵押的,例如磨面的磨或磨石(申24:6)。我們看到尼希米時代抵押借款的不良後果(見尼5)。

         在日落以先。下一節說明了理由。如果衣服很快就要永久歸還的話,用它作抵押就沒有什麼意義了。衣服可能是白天寄存晚上退還原主。

         26~27“衣服”可能為披在外邊的袍(參太五40)。要是一個人窮到連外衣都要拿去當,已是赤貧,必須在日落前還他,可以蓋身保暖。這是人道的規例,證明耶和華神如何看顧窮人。

【出二十二27】「因他只有這一件當蓋頭,是他蓋身的衣服,若是沒有,他拿什麼睡覺呢?他哀求我,我就應允,因為我是有恩惠的。」

  〔呂振中譯〕「因為這是他唯一的遮蓋物,是他的衣裳,做他皮膚之遮蓋物的;若是沒有,他拿什麼睡覺呢?將來他向我哀叫,我就應允,因為我是有恩惠的。」

【出二十二28】「“不可譭謗神;也不可譭謗你百姓的官長。」

  〔呂振中譯〕「不可咒駡官長(或譯:神),不可咒詛你民間的首領。」

【出二十二29】「“你要從你莊稼中的穀和酒醡中滴出來的酒拿來獻上,不可遲延。“你要將頭生的兒子歸給我。」

  〔呂振中譯〕「你從收成的莊稼中和滴流的酒醋中拿來奉獻、不可遲延。『要將你的頭胎兒子獻給我。」

         29~30 頭生的兒子要用錢來買贖(比較民三46~48);頭生的牲畜要獻作祭物。

         29~30將頭生的兒子歸給我,你牛羊也要這樣 不單在消極上不可毀謗神和官長,在積極上,當履行一切禮儀的規定,奉獻(和完糧納稅)就是這種禮儀的一部分。

     這兩節話實際上提到三種的奉獻:(一)五榖和酒要拿來獻上,不可遲延。因為下兩種都與「頭生的」有關,這裏便可能是要求「初熟的」方面的(參看廿三19)。(二)頭生的兒子(請參看十三2的註釋)。(三)頭生的牛羊(請參看利廿二27)。

【出二十二30】「你牛羊頭生的,也要這樣;七天當跟著母,第八天要歸給我。」

  〔呂振中譯〕「對你的牛羊、你也要這樣作:七天它可以和它的母在一起,第八天你就要將它獻給我。」

【出二十二31】「“你們要在我面前為聖潔的人。因此,田間被野獸撕裂牲畜的肉,你們不可吃,要丟給狗吃。”」

 不可吃被野獸撕裂的牲畜的肉,有兩種解釋:

1.未依規定屠宰的肉類,染有代表生命的血,禁止吃(申十二16,23);

2.以色列人為“祭司的國度”之民(十九6),也應遵守祭司的規定,不可吃此種肉類(利二十二8)。

第1說較合理,因有關祭司的許多規例都不適用於百姓。

         百姓不可吃那被野獸撕裂之牲畜的肉,因有血沾在其上,在禮儀上算是不潔。

         你們要在我面前為聖潔的人 原文的聖潔有分別、隔別、離開的意義。這意思包含將自己與外邦人,外教人所做與主神不喜悅的事、物分隔開來,也包含將自己與主神吩咐不可親近、不可食用等的事物分隔開來。

     田間被野獸撕裂牲畜的肉,你們不可喫 這不但和却生有關,更和宗教禮儀有關。因為以色列人不可喫血(創九4;利十七10~14;申十二16、23等),被野獸撕裂的牲畜,沒有正當地宰殺放血,血便還在肉中。還有,也怕外邦人會捉弄他們,故意撕裂牲畜丟下,讓他們撿喫而違背神的吩咐,以致惹動神的怒氣而除滅他們,則外邦人便不戰而得勝利了。為這種種原因,田間被撕裂的牲畜,要丟給狗喫。

问答:

【出二十二1~4 古代近東的偷竊】偷竊的定義是沒有合法的同意而占取動產或不動產。古代近東有關的法律量多而詳盡,可見偷竊在當時是很嚴重的問題。論及的案例包括竊盜(二十二2~3;* 漢摩拉比)、搶劫(漢摩拉比)、趁火打劫(漢摩拉比),以及未經許可擅用他人的財產或自然資源(如二十二5及漢摩拉比討論非法放牧)。「書面性」的美索不達米亞文化極其注重契約、轉讓證書,和轉讓見證人的佐證(漢摩拉比)。這些為防止欺騙而設的商業慣例,經文之中雖有提及,卻主要出現在記載而非律法之中(創二十三16;耶三十二8~15)。在缺乏物證,或不知損失責任何在時,有時亦有起誓的必要(二十二10~13;漢摩拉比)。如此,神被召請作為見證,起誓之人將自己放在受神審判的地位上。

【出二十二1~4 偷竊的刑罰】偷竊所判的刑罰隨物主的身分和被竊之物的價值而變異。按照 * 漢摩拉比法典,偷竊廟宇和宮殿之物的人要判處死刑。然而受害者若是政府或廟宇官員,則可減刑至被偷物件價值三十倍的罰款;物主若是一般公民,罰款則是十倍。但賊人如不繳交罰款,這條法律則指定要將他處死。出埃及記二十二3則從輕發落,賣這賊人為奴以賠償損失。由巨額的罰款而至死刑等等懲罰,顯出社會對這種罪行的態度是何等嚴肅。

【出二十二2~3 竊盜】本節背後的觀念,是人有自衛和保護自己財產不容偷竊的權利。屋主如果殺死晚上入屋行竊的賊人,可以算為自衛(如:* 吾珥南模的法律)。但竊賊若在日間入屋,情況則斷然不同,因為屋主能夠看清危險程度,又能高呼求助。* 漢摩拉比法典更加上一個象徵式的阻嚇竊盜措施:把已處死的竊賊屍體,砌牆圍在他自己在受害人的泥磚牆壁上挖出來的洞中。

【出二十二3~17 賠償的律法體現了甚麼原則?】

  我們在本章看到許多賠償的例子都是為要矯正過錯。例如:偷別人牲畜的,他就要按市價加倍賠償;如果你得罪了別人,就要多多賠償或道歉,以示改過自新。這樣行會(1)減輕你加給別人的痛苦;(2)使別人甘願饒恕你;(3)使你在想重犯舊過以前,三思是否值得。——出埃及記注釋(靈修版聖經注釋)【出二十二5「賠還」】

本章內容都是些賠還的事,在一般信徒生活中,似乎很少。如果我們致使人受特別的損失,就願賠還。但是我們不肯坦白承認在言行上的過失,而給予補償。我們時常自圓其說,原諒自己,以為自己所言所行的,沒有什麼錯誤。其實有些事是合法的,卻未必完全端正。

侵害別人——由於不經意,任憑牲畜在別人田園裡去吃。我們不任憑,是不會有這樣的事。不經意,才損害弟兄的利益。我們有時直接以行為侵害別人,有時卻是我們的疏忽而導致的。

點火不慎——點火燒著別人的禾稼也應賠償。舌頭也會點著,惹是非,就會燃燒。所以別人的名譽受中傷,我們也應賠償。

借貸物品——我們借用別人的房屋、書籍或物品,歸還時看看有沒有破損,我們應該補償,因為這是信徒品德所應有的,我們要忠於別人所托,不可使他們蒙受損害。每個人都是看守兄弟的。在禱告時,若想到與兄弟有間隙,總要去找他,向他認罪,恢復情誼。

【出二十二5~15 有關財產損失的責任】 在大部分情況之下,財物受損或喪失的責任是由當時情況或合約所決定。賠償數額的根據通常是實物(牲口、五穀、果子)的價值;若是農田或果園遭受破壞或導致失收時,則按照所失去的生產能力。由疏忽所造成的案件,責任之所在也很清楚。不預防火的蔓延,牲口失控,疏於維修堤壩或灌溉系統等,都是其中的例子。在每個案例中,容許危險繼續存在,或不約束牲口活動的人,都必須賠償所導致的損失(* 漢摩拉比和 * 吾珥南模皆然)。然而不是所有損失都要賠償的。在某些情況下,法庭亦會以事出意外,或已經包括在租貸合約之內為由,拒絕受理賠償的要求(二十二13、15)。

【出二十二5~15 財產損失的刑罰】由於財物受損或喪失可以實際估值,牽涉到財產責任案件之懲罰的功用,是提供合理的金錢作為賠償。按照聖經的律例,數額有時可由審判官決定,有時則定為損失財物的雙倍價值。美索不達米亞法典更加具體:租賃牲口可受的各種損傷都一一列明,並且各有補償的定價(如 * 利皮特—伊施他爾);每畝被水淹之農田的五穀產量亦有規定(* 漢摩拉比)。

【出二十二7~13】『就近神』(8節)(編按:中文和合本譯作『就近審判官』)的含義不清楚。它當然包括到本地的庇護所去,但是要莊嚴宣誓,遠是由祭司藉凓烏陵土明宣判,則並未明確;第九節暗示後者,第十一節則暗示前者。阿摩司書三章十二節指明要提出證據證明牲畜是野獸所殺(13節)。

【出二十二16 婚約】婚約是雙方家庭談判的結果,男方的家庭要付出聘禮,女家則提供妝奩。男女一旦被許配為未婚夫妻,就要在法律上受合同的約束。因此強姦的刑罰得視乎女子(一)是否處女,以及(二)是否已經許配於人。──《舊約聖經背景註釋》【出二十二16~17 聘禮】男家的聘禮是結婚協議要求的一部分。女子是否為處女,以及曾否結婚,是聘禮多少的根據。然而在本節討論的情況下,女子雖遭強暴,仍可得到處女的聘金。──《舊約聖經背景註釋》【出二十二16~17 對婚前性行為的看法】婚前性行為所以不當,有幾個理由。這樣做(一)僭奪女子父親洽談婚約的權柄,(二)削減聘禮的金額,又(三)使丈夫無法肯定長子是否自己的骨肉。律法制約非法婚前性行為的方法,是強逼違犯之人娶這女子為妻,及/或繳付處女當得聘禮之金額為罰款。如此父親為洽談婚約時,就不必因女兒非處女的身分而尷尬或蒙受金錢上的損失。

 【出二十二18 行邪術的女人】施行邪術在以色列社會中,是遭受嚴禁的死罪(見:利十九31,二十27)。聖經所有關乎法術的律法都是 * 定言式的命令。禁令如此嚴峻,可能是因為它和迦南宗教有關,但亦可能不過因為法術是對掌管萬有之神的挑戰。

【出二十二18】「“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

         基督徒每易錯誤的認為,人根本沒有和邪靈世界交通的可能性,因而譏笑那些交鬼的、請巫的和通靈的,認為全是騙人的勾當;這是極大的錯誤。聖經的記載,證明有這類事的存在。另一面,從刑罰的嚴峻,不容行邪術的人存活,可見行邪術是何等的邪惡與可憎.

【出二十二19 人獸性行為】 禁止與動物發生性行為的律法,也是以命令的格式寫下(見:利二十一15~16;申十七21)。人獸性行為和同性性行為,都同樣違背了生養眾多的基本命令(創一28,九1)。品種雜交更混淆了被造之物各從其類的分界。這種行為在 * 赫人法律中也在被禁之列。──《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二21 無助的寄居者】保護外僑的命令每次在聖經中出現,所根據的理由都是紀念出埃及,和以色列人未在巴勒斯坦定居之前的寄居身分(見:申二十四17~22)。這命令的另一根據,是神的形像為軟弱之人的至終保護者。軟弱的不論是整個國家,還是社會中最易受人欺凌之輩,都沒有分別。人道對待寄居者一方面是根據待客友善的通例,另一方面也是了解到這個非公民的階層,如果沒有特別的照顧,就有遭受歧視或被人欺侮之虞。──《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二22~24 無助的孤兒】孤兒、外僑、寡婦是古代社會軟弱無助的三個階層。這些人易受欺凌,所以特別得神關顧,不許別人壓迫他們,又咒詛壓迫者,使他們遭受同樣的厄運。當時戰亂、饑荒、疾病頻繁,因此時常都有大量的孤兒。這些人雖然有助於整體的勞動力,如果無人收養,便無從承受產業,或以學徒身分學習一技之長(如:* 漢摩拉比法典)。

【出二十二22~24 無助的寡婦】寡婦和外僑、孤兒一樣,經常都得仰賴施捨來過活。這三個階層的人都無法自保,所以需要法律的保護。他們可以在田地、果園、葡萄園拾取遺穗和果實(申二十四19~21),神的律例讓他們以受保護階層的身分,維持一己的尊嚴。寡婦不能承受丈夫的遺產,其妝奩亦已用來供養子女(如:* 漢摩拉比的法律)。先夫家庭在某些情況下,有兄終弟及的責任(見:申二十五5~10;* 赫人法律亦有此例)。不然的話,她就只得自己設法找工作,或謀求再嫁了(見:路得記)。

【出二十二22~24 無助階層應得的待遇】 * 吾珥南模法典和 * 漢摩拉比法典的引言清楚表示,作為「睿智之統治者」的君王,必以保護窮人、寡婦、孤兒為己任。同樣,在埃及《善辯之農夫》的故事中,原告一開始就稱審判官為「孤兒之父、寡婦之夫」。好幾個律例(來自不同的中 * 亞述法律)都保護寡婦再嫁的權利,並且供養丈夫被囚而假定死亡的女子。因此,無助階層在古代近東,到處都得到供應。只有「寄居者」是聖經以外沒有特別提到的。這不是說別處沒有待客友善的通例,而是說這等人在聖經之中,與出埃及的獨特經歷別具關聯。

【出二十二25 收取利息】對於貸款時收取利息的限制,是根據兩個明顯的原則:(一)鄉村社會的農民必須互相倚賴才能生存,(二)利息是城市商賈的現象,農民有時不得不和他們買賣,他們卻不關心鄉村社會的需要(見:何十二7~8)。因此為了保持以色列人人平等,以及避免鄉下人和城市人關係惡化(違犯這律法的案例,見:尼五7、10~11;結二十二12),向以色列人收取利息宣布為非法行為(見:利二十五35~38;申二十三19)。惟有向非以色列人貸款才能收取利息(申二十三20)。這律法有別於其他地方較為常見的商業慣例,* 埃施嫩納和 * 漢摩拉比等法律中系統化地列出貸款時可收之利息,更與本段相對。──《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二25 貸款慣例】古代的農人、工匠、商賈和現代人一樣,都要向放債人借錢作為新一年莊稼,或工廠擴張,或投機買賣的資金。一切都是有息貸款,法典所反映的若是社群的標準,則利率也是法定的。* 埃施嫩納法典提供了專門的細節,詳述以大麥或銀子交付利息的兌換率。田地的出產可以用作貸款的抵押(* 漢摩拉比),發生天災時可以免付利息(漢摩拉比)。為了避免欺詐,債主索取債務時,不得到田地或果園收成作物來還債。收割的必須是田地的主人,這樣才能保證所付的是正確的數額。利率不得超過百分之二十(漢摩拉比)。

【出二十二26 律法為甚麼作硬性規定,叫債主在日落之前,將作為抵押品的衣服歸還給債戶?】

   因為古時,衣服是人賴以生存的財產;人要花許多時間及精力,才能做成一件衣服。許多人僅有一件長袍,對他們來說非常貴重,晚上要用它來當被蓋,又可當布袋裝東西以便攜帶,折起來又可以當座位,向人舉債時還可作抵押品,當然最主要仍是用來穿。

【出二十二26~27 外衣作為抵押】按日付薪的散工經常拿外衣作為工作一整天的抵押。除腰布以外,外衣往往是他們的惟一衣物。律法因此規定外衣必須在日暮之時歸還,免得他們晚間無以禦寒(見:申二十四12~13;摩二8)。外衣若不歸還,他們可能就要放棄自由之身,自賣為奴。亞弗內揚(Yavneh-Yam)挖掘到主前七世紀末的希伯來語銘刻,記載了一個農工的申訴,說他的外衣被人無理奪取。他請求法庭把權利、自由身分,和外衣歸還給他。

【出二十二28 毀謗神或官長】本節的希伯來原文可以譯作「神」,也可以譯作「審判官」。兩者都不容忽視或侮慢。審判官和官長(王國時代以前的酋長,是由長老推選,而經神認可的)都必須敬重。不這樣做就是對長老和神選擇統治者的權柄表示懷疑,因此可判死刑(見:撒下十九9;王上二十一10)。褻瀆就是拒絕神的臨在和權能,這也是死罪(利二十四15~16)。

【出二十二29 五穀的奉獻】城市用巨大、石壁的坑穴作為穀倉,來儲藏收成。村民也是用這種穀倉,但規模較小,在房屋附近的天然石灰岩中開鑿出來。每次收成都應該有一部分分別出來獻給神。這命令提醒人在封存收成之前,首先作出奉獻。

【出二十二29 獻頭生的為祭】 當時的普遍信念是:若要保證豐饒,頭生的牲畜和每家的長子都必須獻為祭物(參十三2;利二十七26)。以色列的信仰禁止殺人獻祭,奉上牲口代替嬰孩(參:創二十二),並且以利未人取代長子獻身事奉(民三12~13)。

【出二十二30 第八天】要牲口出生八天之後,才從母親身邊取來獻祭的規定(見:利二十二27),可能是基於下列幾個理由之一:(一)與兒子在第八日受 * 割禮(創十七12)對應;(二)人道對待牲口的表示;(三)試圖使獻祭與七日的創世循環相協調。

【出二十二31 死畜之肉】以色列人禁戒吃可能會使他們在禮儀上不潔的肉,作為他們「分別出來」作神子民的表記。由於被其他野獸所咬死之動物的肉,可能曾經與不潔的猛獸接觸過,又無沒法肯定血是否已經流淨,所以在遭禁之列(見:利七15)。

【出二十二31 狗】成群的野狗素有好食腐肉之名(詩五十九6;王上十四11),經常在街道和城鄉郊外的垃圾堆中覓食。奚落敵人或起誓之時,往往都會提到被視為不潔的狗(撒上十七43;撒下十六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