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會報告~ 風亮小組

雅各得祝福

參加人數 44

27

創世記 第 27章:導讀分享~ 陳晶亮姊妹

晶亮

內容綱要:

以撒給雅各祝福 廿七1~40

這章經文承接廿五19~34有關雅各與以掃的爭軋記述;文獻的主要來源出自耶典,兼有神典語句。全章記述了五個場面:

(一)1~4節是以撒與以掃的對話;

(二)5~17節是利百加教唆雅各去騙取父親的祝福;

(三)18~29節為雅各騙獲父親的祝福;(四)30~40節是以掃痛哭求父親祝福;(五)41~46節乃以掃對雅各的怨恨和其後果。這最後一個場面因與雅各之所以要往巴旦亞蘭有關,我們將之和下章連在一起來討論。

雅各騙取父親的祝福 廿七1~29

廿七1~4

以撒年老,眼睛昏花,不能看見 這是流光易逝,以撒忽然就到了臨終的描繪。年紀大的人,眼睛昏花,不能看見,並不是以撒所獨有(參看四十八10)。但是,年紀大了,卻不單是眼睛昏花,味覺、聽覺、觸覺和感覺,也都一樣退化,而極為遲鈍。

我如今老了,不知道那一天死……,使我在未死之先,給你祝福 有關祝福,請參看十四19的註釋。按照現有的記述,頗與努斯文件所記載的原以哈蘭為中心的何利人之承受產業權有關聯。何利人的長子對產業的承受,比其他眾子為多一倍。但是,所謂長子,卻不是必定以出生的先後為序,乃以父親的指定為定奪。父親一經指定,就不能更改,特別是在臨終床上所定的,更是如此。這點也與祝福有關聯。祝福的話語,並不認為是虛言,乃是活潑有效的決定,特別是臨終床上的決定更是如此。何利人的習俗,為使父親所指定的長子權,不致給其他兒子所推翻,就必須寫下為憑。但亦可以口授,按一定的形式講出。口授形式的開頭,就是“我如今老了,不知道那一天死……”。

拿你的器械……往田野去為我打獵,照我所愛的作成美味…… 這不單是說明廿五28所言以撒愛以掃的原因,也說明利百加怎樣可知以撒素來喜歡的口味,以致他吃喝而深信雅各所拿來的美味,就是以掃的拿手好菜(參看本章9、14、25等節)。

廿七5~10

以撒對他兒子以掃說話,利百加也聽見了 這是聖經中極具人性的說話。兒子是夫婦均有份兒的。可是,好的是我的兒子,不好的是他的兒子;喜歡的是我的兒子,不喜歡的是他的兒子。同樣的情形:利百加就對他兒子雅各說……。

現在我兒,你要照我所吩咐你的……拿到你父親那裡給他吃,使他在未死之先,給你祝福 利百加是在為自己所喜愛的兒子,爭取祝福,就是爭取長子權。

廿七11~14

我哥哥以掃渾身是有毛的,我身上是光滑的。倘若我父親摸我,必以我為欺哄人的,我就招咒詛,不得祝福 雅各雖然深謀遠慮,早就想要這長子權,並在以掃手中買得了,但仍須在父親那裡真正取得才能作實。可是他也有自知之明,不敢將紅豆湯換得的權利告訴父親。現在母親要他去騙祝福,他瞭解自身與兄長不同之處,若給父親識破,則反遭咒詛了。

你招的咒詛歸到我身上,你只管聽我的話,去把羊羔給我拿來 這是偏愛心切的母親,情願冒咒詛歸己之險,而仍要為其所偏愛者贏得祝福。卻不知此一作為,將使兄弟成怨的後果,以及使心愛的兒子要逃亡二十年,並從此母子就永不再見面了。

廿七15~17

為使雅各能像以掃,利百加還做了三件事:(一)把家裡以掃上好的衣服給雅各穿上;(二)用山羊羔皮包在雅各的手上和頸項的光滑處;

(三)將作成的美味交在雅各手裡。

廿七18~24

我兒,你如何找得這麼快呢 出外打獵非同在家裡取山羊羔那麼容易。以撒眼睛雖然昏花,時間長短的感覺仍然良好。他這一問,固是合情合理,亦表明他有懷疑之處。

因為耶和華你的上帝使我遇見好機會得的 這種藉神的名字說謊,不但違背宗教信仰的精神,也是違反道德和良心,是現代的文明人當棄絶和咒詛的。但在遠代和一些落後區域的人,卻覺得這是聰明的表現。耶典的作者亦不同意雅各的這種欺騙,但這是口傳的傳統故事為如此,他也無可選擇。因此,我們可以在後面看到他記述這事的結局,在字裡行間的責備語氣,以及將這責任推在利百加身上,正如前面 5~17節所述的。古代的以色列人,正如第三章所記的,認一切的邪惡,都是從婦女而來。這種性別歧視的觀念,也是現代的文明人,瞭解到上帝平等的創造男女者所應棄絶的。

你近前來,我摸摸你,知道你真是我的兒子以掃不是 以撒還是有疑惑,但因眼睛昏花,就只能訴諸觸覺。所以要雅各近前來給他摸摸,用以“驗明正身”,而可以給他祝福。

聲音是稚各的聲音,手卻是以掃的手 這就表明老人家不敢完全依賴自己的聽覺,雖然在對話中聽出聲音是雅各的,總覺得自己的聽覺也許有問題。他所摸到的手,既包了山羊羔皮(16節),就如以掃之渾身有毛一樣(廿五25),因此以撒就辨不出他來。

就給他祝福 應譯作“當他行將給他祝福的時候”為較正確,因為其後以撒仍然詢問:你真是我兒子以掃麼?並且又吃又喝。

廿七25~29

祝福前,以撒吃了野味,但分辨不出這是山羊羔肉,他的味覺遲鈍了。他也喝雅各所遞與的酒,並給他親嘴。

我兒的香氣如同耶和華賜福之田地的香氣一樣 這是對受祝福者的讚詞,並非祝福的本身。

願上帝賜你天上的甘露、地上的肥土,並許多五穀新酒 他是對畜牧、農業生產的祝福。再次證明他們的生活已漸趨農耕多於遊牧了。

願多民事奉你,多國跪拜你 這是開始承接亞伯拉罕作多民的父或多國之父的祝福。

願你作你弟兄的主,你母親的兒子向你跪拜 這是立為長子權的祝福。

凡咒詛你的,願他受咒詛;為你祝福的,願他蒙福 這雖然和十二3給亞伯拉罕召命時賜福的話語相反過來,但內容卻無改變。

基本上,以撒給雅各的祝福,是獲得了長子權,也承受了上帝所賜予亞伯拉罕和以撒的主要賜福。

廿七1~29

這段經文的三個場面,都不是今日的人所讚許的。首先,以撒明知上主曾預言“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廿五23),卻為自己的偏愛以掃和喜吃他做的野味,而要在其權力內將長子權給以掃。其次,利百加亦為其之偏愛雅各,也許自以為幫助上主而使祂的預言成全,以致教唆兒子作假去騙取祝福。還有,雅各大概習慣於哄騙,因此能在面對父親的一再查察下,鎮靜應付,毫無破綻地完成獲取父親的祝福。也許讀者會問:這樣,上帝為什麼還給祂的賜福予雅各呢?這也是筆者想問的。保羅對此的解釋,乃是出於上帝深奧的揀選的旨意(羅九10~12),是我們人所難於明白的。但正因如此,當我們反省自己在心思、言語、行為上,有許多如雅各之處,不配為上帝之兒女時,就明白上帝在基督裡的深恩了。

以掃痛哭求父祝福 廿七30~40

廿七30~35

雅各從他父親那裡才出來,他哥哥以掃正打獵回來 兩個興高彩烈的兄弟,一個剛得了父親的祝福出來,一個打獵獲得野味正回來。

請父親起來,吃你兒子的野味,好給我祝福 我們注意到31~32節以掃和父親的對話,極相似18~19節雅各和父親的說話。更正確的說,是雅各矯裝得非常相似以掃,因此能騙過父親的查察。

以撒就大大的戰兢……我已經吃了,為他祝福 按照努斯文件所記的風俗,一經定立長子名分的祝福,特別是臨終前說了自己年紀老了,不知道那一天死的話之後所定立的,是不能更改的。所以他大大的戰兢\cs8,並悔恨自己吃錯和祝福錯了。

以掃……就放聲痛哭說,我父阿,求你也為我祝福 這裡所描述的以掃,和廿五32~34所講的以掃完全不同。前面是他又饑又累,將要昏死般的,所以對長子權無動於中,只為一點食物而出賣此名分。這裡他是清醒的,所以他痛哭失去這福氣。但是遲了(參看來十二16~17)。不是父親不肯,乃是他不能這樣做。

你兄弟已經用詭計來將你的福分奪去了這說話,就成了雅各名詞的另一個含義──詭計。

廿七36~37

他名雅各豈不是正對麼 這以下是雅各名字的另一含義:

因為他欺騙了我兩次:他從前奪了我長子的名分,你看,他現在又奪了我的福分 原文的欺騙和雅各,是出於同一的字根,所以他的名字安的正對!耶典善於舞文弄墨,不但在此將雅各和欺騙相連,也將原文的長子名分( bekorah )和福分( berakah )相提並論。

我已立他為你的主,使他的弟兄都給他作僕人 這是反映了大衛時代的史實。那時大衛在以東全地設立防營,以東人就都歸服大衛(撒下八14)

我兒,現在我還能為你作什麼呢 祝福已按例不能收回,以撒也束手無策。

廿七38~40

父阿,你只有一樣可祝的福麼……以掃就放聲而哭 並不是以掃的第二次放聲而哭打動了以撒的心,乃是你只有一樣可祝的福麼提醒了以撒。以撒一直在思想長子權和從亞伯拉罕承受來的祝福,是不能變更的了,卻沒有想到還有其他不屬這些習例內的福,可分授與以掃。因此他為以掃作以下的祝福:

地上的肥土必為你所住,天上的甘露必為你所得 這話是和28節給雅各的牧畜農耕生產的祝福完全一樣,只是次序顛倒了而已。

你必倚靠刀劍度日 這是不屬亞伯拉罕的蒙福,乃預言以東人常有搶掠的行動(參看俄10、13~14等)。

又必事奉你的兄弟,到你強盛的時候,必從你頸項上掙開他的軛 這在歷史上,是反映從大衛時代開始,以東人受制於以色列。但在猶大王約蘭年間(ca. 849~842 B.C.),也正是耶典的寫作期間,以東人就背叛猶大,脫離約蘭的權下自己立王(王下八20、22)。這也是另一個原因,使我們主張耶典是在主前九世紀中葉書寫的理由。

廿七30~40

以撒為雅各祝福完,以掃剛從外面打獵回來,煮好野味要給父親吃。這時以撒才曉得雅各用詭計騙取了祝福,但已遲了,因為按例祝福不能收回,受祝福的人也必蒙福。以掃非常痛苦地放聲大哭,指出雅各兩次騙他,這又是雅各名稱來源的另一傳奇故事。在以掃的懇求和提醒父親不是只有一樣福可祝之後,以撒也為以掃祝福,使他耕作牧畜蒙福,使能靠刀劍度日,並在強盛的時候能掙開兄弟的軛。這些話,都反映在大衛和約蘭年間,以東人受制於以色列人和背叛而自己立王的事上。

以掃懷恨與雅各之往巴旦亞蘭 廿七41~廿八9

這段經文是兩種文獻從不同角度寫述雅各往巴旦亞蘭去的原因:按照耶典的記載(廿七41~\cs1645),雅各是因以掃懷恨在心,想要殺雅各,所以利百加打發雅各逃亡到母舅那裡避難。大概在避難期間,與拉班的兩女結婚生子,那是後事。但在主前第六世紀末和第五世紀初寫成的祭典,因為要鼓勵被擄時代的以色列人行割禮和守安息日來證明自己是選民,隨後亦要求與外邦妻子分離,並極力主張不與外邦人通婚,藉免隨從了外邦人的習俗而敬拜外邦神,所以按照祭典的記述,便是以撒要雅各不娶迦南女子為妻,而到巴旦亞蘭去在親族中娶妻了。這是廿七46~廿八9祭典的描繪法。

以掃想殺雅各 廿七41~45

廿七41

以掃……就怨恨雅各,心裡說,為我父親居喪的日子近了,到那時候,我要殺我的兄弟雅各 以掃會怨恨雅各,那是很自然的事。這件事,若放在歷史的背景中,就不可能只是指大衛屈服以東人,以致以東人懷恨以色列人,而反映在這故事上。因為在耶典書寫時代,有關以掃仇恨雅各的故事已經膾炙人口,南北均有。申二12說到先前何利人也住在西珥,為以掃的子孫將他們除滅,得了他們的地接居住。而哈蘭地又原是何利人的中心。會不會這故事是反映早期以色列和何利人的關聯,就值得學者作深入一層的研究。

廿七42~45

有人把……以掃的話告訴利百加,他就打發人去,叫了他小兒子雅各來 這是說明以掃和雅各,各自帶領僕人在各牧地牧放群畜,以掃預備在父親死後就殺雅各的心意,可能向和他在一起的僕人說了而傳到利百加的耳中,所以她叫僕人去把雅各找回來。

現在我兒你要聽我的話,起來逃往哈蘭我哥哥拉班那裡去……。你哥哥向你消了怒氣……我便打發人去把你從那裡帶回來 利百加知道事態嚴重,所以要雅各逃亡。哈蘭,是耶典的用詞,祭典則用“巴旦亞蘭”。有關拉班,請參看廿四29~30的註釋。

為什麼一日喪你們二人呢 利百加深知,一旦雅各為以掃所殺,以掃也必被治死,所以她深怕一日之間,兩個兒子都完了,則將家破人亡。這是耶典從側面指出她教唆雅各所得的果報。事實上,雅各逃亡後,利百加從此就再沒有見到這個心愛的兒子。這又是另一種果報。

廿七41~45

這段耶典記述雅各騙得祝福,以掃在哭求父親祝福而不得那長子權和承繼上主所予亞伯拉罕的賜福後,懷恨在心,誓言父親死後即殺死雅各雪恨。利百加深怕一日之間失去兩子,以致人亡家散,所以打發雅各逃亡哈蘭,到拉班那裡暫住,等到以掃恨消才回來。卻不曉得雅各此去,就是他母子的永別了。

利百加遣開雅各的藉口 廿七46~廿八9

廿七46

利百加對以撒說,我因這赫人的女子,連性命都厭煩了 要瞭解這句話,就必須參看廿六34~35的註釋。

倘若雅各也娶赫人的女子為妻,像這些一樣,我活還有什麼益處呢 有些學者猜測,假如祭典的年歲是正確的話,以掃既是四十歲才娶赫人為妻(廿六34),則此時雅各亦可能已娶有赫人女子,因為他也四十歲了。然而,祭典的年歲是神學數字,而不能按字面解釋的。故此,雅各此時尚未娶妻,因他不像以掃外向。這樣,利百加便可向丈夫以撒嘀咕深怕稚各也娶迦南女子,藉此希望以撒會打發雅各往拉班那裡找本族人為妻了。赫人,在此的含義是指迦南人。

雅各與以色列的雛型(二十七~三十六章)

雅各奪取祝福(二十七1~46)

雅各的生平事略,參二十五19以下的註釋。希伯來書十二16、17說明,以掃出賣長子的名分(二十五31以下),就是賣掉了長子的祝福,若我們忽略這一點,就會誤解這裡的情節。這一點使得本故事的四位角色幾乎犯了同等的錯誤。無論以撒是否知道這筆交易,他都清楚二十五23孩子們出生時的神諭,可是他還妄想要用神的權力來加以改變(參29節)。這是運用法術,而不是宗教信仰。以掃同意他父親的計劃,卻違反了自己在二十五33的誓約。利百加和雅各雖然理由正確,但未求告神,也未與人商量,既缺少信心又沒有愛,結果活該收取了憎恨的惡果(許久以後,雅各才學到,神可以何等輕而易舉地命定這類事,如他對以法蓮和瑪拿西的祝福:參四十八章引言\cf0的說明)。

這些互相競爭的計謀,只不過成就了“(神的)手和旨意所預定必有的事”(參徒四28)。最精采的是,雖以撒並不在意雅各會娶誰為妻,雅各卻發覺自己被逐出一向蔭蔽他的家庭,來到他的親戚當中尋求保護,又得着妻子,而這些親戚已是當年亞伯拉罕因着順服異像,前去接觸的人(二十四3以下)。

1節以下 這是想以天然能力擔負屬靈責任的典型例子,五種官能都大大發揮,卻都上當受騙。就連以撒最引以為傲的味覺,也給他錯誤的答案,實是一大諷刺。利百加有絶對的把握可以仿造以掃的拿手好菜──她是否經常為這點憤憤不平?──她用的時間只需要以掃的幾分之一。可是真正的醜陋一面乃是以撒的輕率:他已經讓胃口控制心思很久了(二十五28),以致常閉口不言(因為他沒有力量責備那讓以掃墮落的罪);現在他更提議以自己的胃口作為多民多國的仲裁(29節)。這位瞎眼老翁不配擔任此職分,他的每個動作都顯明這點:他因着手的觸覺而否定耳朵的證據,跟隨胃口的刺激,且竟然透過鼻子來尋求靈感(27節)。但神卻用這些因素來達到祂的旨意。

12. RSV 以作假嘲弄(mocking)取代 AV 和 RV 的欺騙者(a deceiver),相當正確;這個動詞很少見,但歷代志下三十六16確定了它的意義。

27~29. 以撒的摸索與野心包含了信心的精髓(來十一20),神接納了,卻將其重新導向,以致所給予的回答,遠超過他所求所想的。狩獵者的外衣充滿了田野的氣味,激起他提及土地的應許,而且這地將不僅為居所,神的應許擴充了,異像中充滿豐富(這些詞彙後來常被加強運用,如申十一11~15)。他深深為以掃感到驕傲,甚至不顧神在二十五23的意旨,要他得着國度──但詩篇七十二篇與八十七篇卻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出,雅各的王與京城會得着這一切。最後,那具保護作用的咒詛和祝福,指明每個人(29下)的報應端視其對真以色列的態度。

33. 以撒說:他將來也必蒙福,這不僅表達了他相信所言必定自我實現,而且顯示他知道他和以掃一樣,都在與神抗爭,但他已接受失敗的事實。

34. 以掃痛哭,希伯來書十二16、17對此作了最後的斷語。

39、40. 以掃的祝福,開頭語與雅各的類似,但卻是一句悲調,因為的肥土(RV)也可意為遠離肥土(RSV),而上下文較偏此意。參四十13、19的雙重解釋,又見三15的小注。

於是,以撒向以掃宣告的命運,正合乎“貪戀世俗”之人的情形:可自由而活,不蒙祝福(39節),也不受管束(40節)。

41~46. 利百加再一次顯出,她對環境與人物的改變反應靈敏;首先,她發現自己必須失去雅各,才能救他的命;其次,她有辦法讓這對父子都願意聽她安排。雖然雅各是個戀家的人,她卻能令他感到必須提高警覺(42節),又給他希望(43~45節),且讓他良心不安(45下),以致叫他連根拔起,離開家鄉。但是他走的時候不可像逃亡,必須要得到父親的支持,以及她家人的蔭庇──而以撒必須自己提出這主張。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她開始談雅各的婚事,這實在是一絶招:既用上以撒的自利想法,也用上他的原則。若有第三個赫人媳婦,加上氣得發瘋的太太,恐怕就連像亞伯拉罕的人物都會豪邁盡失。利百加的外交完全成功,但她此後卻永遠不得再見她的兒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