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fic-lights-6010_1920-1000

  「時間到了,怎麼醫生還沒來呀!」
  「就是啊,我一大早就來了,等好久了…」

  「唉!等一下中午我還有事,這樣會來不及的…」
  「護士小姐,醫生怎麼還不來呢?」

  診間外,病人的抱怨聲此起彼落,而這一頭的我,正火速的開著車從松山往忠孝東路飛奔而去,炙熱的太陽烤的整台車像個蒸籠,此時的我不但像隻熱鍋上的螞蟻,更活像個湯包,冷氣已經開到冒煙了,仍止不住我的滿身大汗。
  這時手機響起:「葉醫師,不好意思,很多病人在等…」護士小姐來電。
  「我知道,麻煩妳告訴他們我已經快到了!」掛了電話,腦海裡浮現出一張張病人焦急不耐的臉孔,右腳更是不由自主的踩盡油門往前衝。
  「奇怪,今天路上的紅燈怎麼特別多!」盯著號誌上悠閒漫步的小綠人,回想著今早去看望大學同學的妻子,她的一番話,使我內心百感交集。因著我同學的驟逝,她與兩個孩子頓失了依靠,她哭泣著訴說面對丈夫過世的無限哀傷,更悲歎著她經歷了「人在人情在」的現實感慨。她一方面埋怨著自己的命途多舛,一方面也力圖振作,期望丈夫的診所能繼續經營,並希望我能在這方面給予意見與幫助,我當然願意傾全力相助。
  當談話告一段落時,我驚覺離門診時間只剩下十多分鐘了,於是我連忙告辭,展開接下來的一段疾速飛車記,這當中我腦海裡閃過了一個念頭:「我的病人對我應該不會有太多責怪才是,因為我從沒有遲到的紀錄,不像隔壁診室的某醫師,他的遲到習性,已經是眾所皆知,但有求於他的病人依舊是早早的來掛號排隊等待,而當這位醫師姍姍來遲的出現,候診的病患竟也都是畢恭畢敬的起立相迎,所以…,或許…」
  好不容易抵達醫院,看了一下時間,遲了七分鐘,我三步併作兩步的衝上二樓,一到門口,就聽見唏唏嗦嗦的聲音:「來了!來了!」,我匆匆的對所有等候患者點頭致歉,便趕緊進入診間準備看診,沒想到一進門,護士滿臉驚恐的告訴我:「剛才有一位病人吵的很兇,我怎麼跟他解釋都沒辦法,他甚至還慫恿其他病人一起告到院長那裡,說你看診遲到…」
  「喔,然後呢?」我倒是覺得很稀奇。
  「後來有一位老太太說話了,她說:「我是葉醫師的老病人了,跟了葉醫師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見他遲到過,他今天晚到,肯定是有事。況且你我誰沒遲到過,偶爾有事耽擱了,這也是再所難免的,何必要把事情弄大呢!」。當她說完了話,那個人就安靜了,並且有點不好意思的坐了下來…」。
  《聖經》說:「火缺了柴,就必熄滅,無人傳舌,爭競便止息」(箴26:20),「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裡」(箴25:11)。那一天的診間外面,由於一位老太太智慧美好的話語,適時的平息了另一位患者的怒氣,也為我解除了不少的麻煩,我心中非常感激。

風一族 葉志偉 牧師 201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