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of-love-6-1000

  有位初診病患因胸部持續的疼痛,看過了心臟科、胸腔科,檢查都說沒有問題,但疼痛卻依舊存在,於是憂心忡忡的來到我的門診。對於初診病患,我通常會詳細的詢問過去的病史,以及現在的工作狀況和生活背景,以利於對病情的診斷。這位患者是個知識份子,因為聽過我的演講,知道我是一位基督徒,所以特地來掛我的號,希望能夠找出胸部疼痛的原因並治療。

  經過一番檢查,我確定他是因為肋骨受傷而引起的疼痛,這問題並不難解決,只要按時服藥並作適當的休息,同時注意某些姿勢的調整,就能痊癒。一星期後他的疼痛果然減輕許多,於是興高采烈的回診,並且和我暢談他的工作、生活,以及他慕道的過程。

  經過這次肋骨的疼痛,他聯想到他曾看過聖經創世記裡記載,夏娃是神在亞當身上取下一條肋骨所造成的,這點讓他很疑惑,他認為如果聖經上記載的是事實,男人的肋骨既然被拿走了一根,那麼男人的肋骨應該是比女人少一根才對啊!怎麼會男女的肋骨都是一樣的數目呢?這事讓他百思不解,進而使他對神的話產生懷疑,認為聖經的內容不過是天方夜譚。

  我一向都很肯定能夠思考並發問的福音朋友。神的真理,不怕問,只怕消極的應付,刻意的反對,以及自以為是的堅持。於是我試著運用醫學專業來向他解釋:聖經原文裡提到,神是從亞當身上取下「一部份肋骨」……,因此就現今人類的肋骨來看,第十一、十二對肋骨(Floating Rib),相較於其他的肋骨,的確是短少了一截。而從遺傳學來看,肋骨裡的血液中,是存有遺傳基因的。因此夏娃既是從亞當而出,那亞當如何,夏娃也當如何,所以現今男女肋骨的結構與數目相同,那是理所當然的。這位福音朋友因著「肋骨」問題得到了解決,當下便決志信主。

  其實科學與信仰並不衝突,科學有時甚至能強化並證明我們信仰的真實。牛頓曾說:「如同生來瞎眼的人不了解光,我們無法明白神的智慧與全能……,我們只能在祂所創造的萬物中了解祂,神仍在掌權,我們都在祂的掌管下。」亨利.摩爾是影響牛頓科學與信仰最深的老師,他不但是數學家,也是位虔誠的基督徒,他說:「上帝創造這個世界的目的,是要使人認識祂,尋求祂,感謝祂。若有人輕看這世界奇妙的受造物,而要看到世界所沒有的才算神蹟,那是自大。」

  我們的神是全能的創造主,歷史上偉大的科學家在祂面前尚且如此謙卑,我們是誰,豈能輕易質問神的智慧與公平?

風一族 葉志偉 牧師 201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