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1

  畢業於台大、任職百大企業,曾經自告奮勇擔任三年小組長的施惠雯,在卸下第一次的小組長職務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換過三個工作、找不到使命感,工作跟信仰的平行線如何交集?難以委身的關鍵何以突破?她是如何在商務辦公大樓的挑高大廳裏,從孤單一個人禱告,到連結禱告同伴,透過不間斷的禱告祭壇,重新建立新的職場網絡,恢復倒塌帳幕、復興得人?

  初來真理堂,我曾經自告奮勇擔任三年小組長,之所以這樣主動委身,是為了堅固自己總是待不久的情況、讓自己穩定聚會,也希望有比較快的成長進步。說穿了,我那時候就是用「人」的方法。
  雖然我還滿投入、滿委身,但是我對於敞開自己、進到比較深的關係卻有障礙,我總覺得人與人相處時,可能會挑戰到各自的底線或者個性的磨合,為了避免衝突,總是不太敢說誠實話。三年之後,因著帶小組的挫折、情感上的困惑以及工作轉換沒有使命感等問題的累積,我覺得我沒辦法再繼續服事,向區牧請辭小組長。雖然區牧耐心傾聽,陪伴我禱告、討論,但是我總沒有辦法向她完全敞開自己的軟弱、心裏的糾結甚至是不好的一面;因著我無法向人敞開,建立真實的、愛的關係,成為早期服事生命中的一個結。
  然而,那三年的委身服事與學習,權柄的遮蓋與餵養,讓我建立了一些親近上帝及服事的根基。

禱告帶來生命的突破更新

  上帝比我還認識我自己,祂賜下一位非常懂得傾聽、了解我的弟兄作我最好的朋友和我的丈夫,婚姻醫治了我在親密關係上的障礙。這讓我看見:在安全的親密關係中,其實我們是可以揭露一些自己的不安全感或是軟弱的一面;當對方願意傾聽、包容時,在當中就會帶來美好的醫治。
  我在禱告上的突破,是在2014年初。之前我轉換過不同職場領域,發現自己對壽險業有熱忱,又希望有穩定的工作保障,而上帝奇妙地在2009年8月帶領我考進國營的臺銀人壽,總公司就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二段。我很喜歡我的工作,但在當時我的工作與信仰是比較分開的。直到2013年底,為著一些自己的難處,我開始很想利用中午的時間操練禁食禱告。
  可是,我工作的那棟大樓沒有大廳,而且同事進進出出也不太合適。我開始在附近尋找可以禱告的地方,結果發現隔壁的中鼎大樓,一樓的接待區有挑高的大廳,還有四個沙發區可以讓我選擇。從此之後,當我覺得自己很需要禱告時,就會趁著午休時間去那裏禁食禱告,每週大約一至兩次,但是沒有固定星期幾、也並不固定在哪個沙發區。那段時間,我獨自禱告,彷彿只有上帝和我。雖然我很享受在那樣的禱告時光裏,偶爾難免覺得孤單。

出現奇妙的禱告同伴

  2014年過年前的某個週一,我又去選了一個沙發區坐著讀經、禱告,眼角餘光看到有一位小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安靜地坐著。過了很久,她才開口問我是否在禱告?我這才發現原來她也是基督徒。她自我介紹說她姓劉,在中鼎大樓上班,平常在士林靈糧堂聚會,又說,其實她每個星期一都坐在我那個位子上禱告。我心中正訝異這個巧合,劉姊妹就邀請我,要我回去禱告看看,如果是出於上帝的感動,或許我們可以一起禱告?過年後,我們就成為禱告同伴。感謝主,我真的有同伴了!以往我大多只為自己禱告,因著劉姊妹很委身在建立職場祭壇,影響我也開始學習委身為職場禱告。從一開始我們就是跨公司、跨教會的連結,上帝的祝福實在奇妙。
  我又發現,劉姊妹跟我真的很互補。我擅於對外連結、上台短講,她則是非常委身於禱告。每週一我們都會一起禱告,因為她很持守,也帶動我跟著穩定。劉姊妹對祭壇很有概念,有幾次我們固定禱告的位子在維修,她就說:「那我們去地下室找同樣的位子禱告吧!」於是我們就在停車場同一個垂直位置、站在機車旁邊禱告!她的榜樣讓我看見:「原來有人對禱告祭壇這件事是這麼堅持!」
  我們盡量都會委身在禱告祭壇中,除了例假日或過年,幾乎不間斷,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禱告!到了2015年三月,那時教會禁禱月正在講「活出信心」-雅各書,我有一個感動,就跟劉姊妹說:「我讀到裡面有一句話『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我們禱告了那麼久,好像是不是該做些甚麼?」她溫溫地回應:「那我們禱告看看好了。」事後她告訴我,那時她心裏滿抗拒的,其實我自己也是,因為覺得要花時間。只是那時,我就是有一個感動,覺得應該要回應禁禱中的領受。

不間斷的禱告祭壇,帶來清楚啟示

  我們的禱告祭壇有固定的讀經進度,那時正好讀到耶利米書卅二章,當我們讀到27節:「我是耶和華,是凡有血氣者的上帝,豈有我難成的事嗎?」劉姊妹就說,她覺得上帝的確要我們回應,去開拓職場小組;這下換成我不確定,因為這句話可以解釋的範圍太廣了!我決定繼續查驗。
  過了幾週的職場祭壇,讀到耶利米書卅六章,有人唸耶和華的話給約雅敬王讀,我心裏就清楚知道:「是了。」為甚麼覺得是了呢?因為我雖然對讀經滿有興趣,但其實沒有認真研讀,去小組都是小組長在帶,我很輕鬆。那段時間,身邊一直有人跟我提到「風一族」,我又看到2015年四月的《真理季刊》報導「風一族」葉牧師的事工,我就覺得,這是我想做的模式!
  有了同樣的領受和確據之後,我們決定分工進行「職場小組」建立的計畫,我去聯絡「風一族」,劉姊妹負責尋找場地。

wen-2

遇到困難,持守祭壇等候神

  聯絡「風一族」很順利,很快就得到回覆、接待和幫助,然而找場地卻遇到困難。因為我們兩人的公司都無法提供場地讓我們使用,劉姊妹想到同樣位在中鼎大樓的「永光化學公司」,因為永光的老闆是基督徒,但是聯絡多次都不順利,秘書只能提供總經理的E-mail,劉姊妹寫了幾封信給總經理卻總是石沉大海,又找了永光外圍關係企業的基督徒幫忙聯繫,還是不得其門而入。我們覺得這事好難,只好繼續將職場小組籌備的事放在禱告中,看上帝如何帶領。
  2015年六月一日星期一,劉姊妹說她早上禱告很有平安,相信「上帝會預備」,我回應她,我也很有平安!驚喜的是,那天中午的禱告祭壇結束後,下午就接到永光化學公司總經理秘書的電話,表示老闆想找劉姊妹談一談,她去了之後才發現,永光的總經理竟然是真理堂的弟兄,總經理還熱心引薦林志信弟兄給我們認識-原來林弟兄曾經在永光辦公室帶了兩年小組,清點過辦公室內的基督徒,又是永光員工,可以直接申請場地使用。
  於是我們彼此連結,先各自邀約認識的基督徒同事,起初大約有十位,後來又邀請「風一族」來指導協助。在歷經一年持續不間斷的禱告祭壇下,「風永職場小組」於104年八月十九日以全新模式重新建立起來了!而為了守望這個跨公司、跨教會的職場小組,我和劉姊妹依然持守每週一中午的禱告祭壇,只是過去是兩個人,現在已增加到五位,我們同心用禱告祭壇托住每週三中午的職場小組!

禱告祭壇+讀經列車,父母也受洗了

  回首風永職場小組成立迄今一年多,上帝在當中賜下很多豐盛和復興,除了職場小組聚會人數成長至近二十五人的規模外,期間已有三位慕道友因著神的話、讀經列車以及舉辦福音餐會等跟進方式而陸續受洗,其中也包含我的母親,我為此深深感謝讚美主!
  值得一提的是,自職場小組剛成立,我們就用LINE建立「聖經速讀列車」的群組,一天十五章、三個月就能讀完聖經一遍;到今年為止,已開到第四班速讀列車了,這個作法不僅挑旺小組中許多老基督徒的讀經胃口,讓大家建立讀經習慣,甚至連我的母親,都以慕道友身分跟著速讀列車、讀完一遍聖經,並且順利於去年十二月受洗;緊接著我的父親於今年三月也受洗了!上帝真是奇妙可畏,而祂的話句句都帶著能力!
  從一個人的禱告祭壇,到兩個人的同心禱告,不僅重建了已經結束的職場小組,而且更加擴展倍增,真的驗證了: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風永小組 施惠雯 姐妹(台北真理堂真理季刊第22期-2016.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