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是一種本能,有的人尋找愛情,有的人尋找金錢、名聲、地位…。在現今講求CP值的年代,什麼是值得付代價,尋求的呢?「生命的出路」如是,這是莊雅麟過去削髮為尼的緣由,更是她願意停止十多年學佛的原因。

  2003年,高雄醫學大學護理系畢業後,因著醫院繁重的工作加上輪班,雅麟為了健康去尋找中醫調理,卻誤打誤撞進了瑜伽教室。有的瑜伽只練身體,雅麟學的是身心靈瑜伽,上課時老師會教她咒語、手印、佛學。瑜伽為她帶來身體健康,也讓她的靈變得敏銳,因著改變,讓她很相信瑜伽老師所教的。

  瑜伽中心有一幅墨寶:「割肉削骨,還恩天地父母。」讓她想到原生家庭的緊張關係,若能皈依佛教,會是她「報親恩、解業障」的機會。隔年她便皈依了,法號為寂宓。後來她去英國留學,也帶著到西方傳揚佛教的使命而去。不料,英國進修未果,皈依的師父要她出家修行。這是師父對她的一個考驗,試驗她是否真能放下世間的財富、名利。那年,雅麟廿五歲,受了終生出家戒。

  通過考驗的她,先是削髮為尼一年,接著帶髮修行。師父教導「佛法不離世間覺」,所以她白天工作、晚上修法。十多年來,在師父座下習密,與師姐們一同修行並傳揚瑜伽。但因著瑜伽教室內部失和,師父癌症辭世,及雅麟的母親去世,這些接連的變化讓雅麟對瑜伽完全放下。

  雅麟很敬重師父,凡師父所教,皆奉為人生圭臬。她曾目睹師父行異能:使視障者視力恢復,使不良於行的人走路,不論病事、家事、公事,帶到師父面前,弟子們都能得到幫助。但師父辭世後的某日,雅麟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一個名醫提到治療罹癌瑜伽老師的經歷。文中描述老師的背景及病程,雅麟確信這是她所敬仰的師父。但文中說到這位瑜伽老師知道醫治無望後便如洩了氣的皮球一樣,讓她不能接受;因為他是平日侃侃而談,跟弟子們談說生死的師父,為何心裡會如此不平靜呢?這令雅麟非常心痛。

  師父離世時,雅麟的母親正在醫院治療胃癌(確診時已末期)。從開始治療到離世,不到一年。生病期間,雅麟母親的學妹帶她信主,教會姐妹們的關懷帶給母親極大的安慰。姊妹們的代禱,最後影響了雅麟信主。母親辭世後,在教友的邀約下,為了還人情,雅麟去了一趟教會。當她踏進教會時,有一句話進入她的心:「媽媽在這裡。」她說:「這怎麼可能,媽媽怎麼可能在這裡?她的告別式還是用佛教儀式辦的。」這場聚會從詩歌到講道,都讓雅麟非常感動。聚會結束,當牧師為雅麟禱告時,她的眼淚潰堤了,她不知道為什麼會哭,但心裡開始放鬆了。從那次之後,雅麟便穩定參加聚會,且在讀經禱告上不斷地追求,她很想知道關於基督教的一切。

  若問雅麟:「基督教和過去的信仰最大的衝突是什麼?」她說:「獨一的真神!」聖經的內容她幾乎都能接受,甚至認為聖經的真理比佛經還合理,但她心裡不時會想,如果只有一位神,那她過去經歷的神蹟是什麼?如果只有一位神,這麼多認真追尋的人,因著不認識神該怎麼辦呢?各樣問題常困擾著她,但在讀經後,她的困擾越來越少了。她知道自己無法完全理解獨一真神,但她所需知道的一切,神已啟示在聖經裡。

  雅麟很感謝帶領她受洗的師母,面對這些問題,師母常為她禱告,那是給初信者最有力的幫助。因著雅麟不斷地認識神,也祈求聖靈的帶領,2014年12月她終於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雅麟在佛教曾付出極多,也到過不丹、印度行腳,在信主後,她跟神說:「我過去怎麼奉獻,現在會比過去更火熱地擺上。」2016年,雅麟踏上以色列這塊應許之地。她說:「過去我到不丹、印度,不知為何,皆感受不到佛的同在。大自然可以給人平靜,卻不同於主裡的平安;在耶路撒冷,我像走進聖經歷史,在定點的禱告和牧師的解說中,讓我有滿滿的聖靈感動。」體認聖經真是歷史記錄,而不是傳說中的神話。

  經歷了這段信仰追求,雅麟最想分享的是:相較於天地間,人生如此地短暫,一時的對錯皆比不上永恆的真理。宗教可以吸引人是因為有神蹟、有信念,好比她去過某個禪修團體,那裡是有奇蹟,卻沒有經得起考驗的經典;有的團體唸經行善,卻也只是表象。基督徒有「聖靈」和「聖經」,兩相比較之下,她說:「奧祕若沒有聖靈的啟示,是無法開啟的;體會若沒有聖經來查驗,也像如履薄冰。」經歷這一切,她相信在主裡的每一步都可以走得非常踏實。

  正如約翰福音十章十節所說:「盜賊來,無非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這成了她的經歷,也成了她放棄佛教,改信基督的人生新轉折。

風一族職場教會莊雅麟姊妹(風高小組)生命見證分享(原文轉節錄自中信月刊2018年四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