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曾經以為人生只有黑暗

  小時候,媽媽總是把家裡打理地無懈可擊,對我來說,媽媽就像天使,她最偉大;而爸爸做生意相當地成功,我曾經夢想當個成功的商人,像他一樣;我的父母相當疼愛我,我總是有吃不完的零食、和足夠的零用錢、讀很好的學校,我的家庭,原本既美滿又幸福。

  有一天,父母吵架,媽媽被爸爸趕出門,她拎著行李要離開家之前,來房間與我道別,我整晚哭著不敢出聲,因為我想,我沒有媽媽了!我們姐弟開始獨立上下學、做功課、自己吃飯,雖然後來媽媽終於回來了,但我開始很害怕:不知道哪天媽媽又會不見了。

  中學時,有同學告訴我,幫他們買便當就是朋友,不然就找我麻煩,所以我每天中午要被迫買五個便當,可是我不懂,為什麼他們其他的朋友不用買便當?只有我要?我開始感到:別人要的都不是我要的!父母對我的期待是上大學、在社會上成為有用的人,但上大學不是我要的,我想過我要的生活!我開始說謊、騙父母親、翹課、功課不交、考試不寫…,還沒升上高二,學校就通知家裡說我即將被退學!

  轉學考的前一周,爸爸突然叫我回金門去,起碼沒有台灣這些壞朋友,環境比較單純,然後在我面前撕了准考證!在金門住校時,宿舍對我來說跟監獄一樣,有欺凌、有地下秩序;第一天我就被整,給我下馬威!我沒講什麼,但覺難過的日子就要開始;隔天一早,我照鏡子,發現臉上被塗滿了墨汁,到了晚上洗澡時,先是被關燈,然後被冷水柱往身上沖!一開始我都忍住了,結果有一次跟室友發生衝突,下場是全男生宿舍41個人打我一個,那是我第一次動手打架,我被打得跟豬頭一樣!也無法再住校了!

  後來我結交一群朋友稱兄道弟,於是「兄弟」就是我們的名字,16歲就開始上酒店、賭博,結果因聚賭第一次上警局,第二次是因為朋友吸毒被抓,我被刑事局找去調查,後來我雖然無罪被放出來,但接下來也就要回台灣當兵了,對我來說,當兵是另一場災難,我只是因為不願意幫學長跑腿,就一直被黑到退伍;退伍之後,我就開始學修BBCall工作,有次騎車在路上差點跟別台車擦撞,道完歉後我以為沒事了就回店裡,結果下班後,一堆人在門口堵我,這是我第四次進警察局。

  我開始覺得自己的生命是被咒詛的,白天工作,晚上就是一路打架,打到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停下來,一年後朋友介紹我到通訊行做事,卻是另一個更複雜的環境,我的人生似乎再也沒有光明、也不再有盼望,我離夢想越來越遙遠,也無法回頭了…。就在這時,我認識了前妻,但當孩子滿月時,她說:婚姻不是她所想像,於是我們離婚了…。為了賺錢養家,我轉換職場進入房地產,雖然很順利地賺進第一桶金,也學會跟投資客喝酒,談投資、搏交情,甚至為了省酒錢應徵酒店幹部,就這樣,白天賣房,晚上賣酒,但同時,我也開始吸毒了…。

2. 認識耶穌,但生命仍沒有改變
  直到2013年,我遇到一位基督徒客戶,他帶我走入靈糧堂,雖然聽講道的過程都在睡,但走出教會的我,卻莫名地喜樂,我默默地在教會待了一年,這當中沒有跟人打招呼,卻越來越想成為基督徒,我羨慕那些恩賜與祝福!我終於在2014年受洗成為新造的人,也開始創業!在職場中,我發現神給我溝通協調、解決問題的恩賜,但我還是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我是誰?我的生命是什麼?我找不到答案!雖然信了耶穌,白天也正常上班,但下班後還是喝酒,禱告沒有感動、生命沒有更新、沒有加入小組、沒有讀《聖經》,我以為我愛神,但行為卻不像愛神的人。

3. 接受主的修剪,擁抱新的生命

  一年後,政府打房,我賠錢收攤,賣掉所有能賣的,也不夠還債,更別想要東山再起;然而,這個轉折卻讓我有時間每天跑步、健身,並且更多尋求神,看Youtube上牧師講道、真情部落格見證分享、聽詩歌….,這時,我才真正開始倚靠神!

  《聖經》告訴我們不必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天上的飛鳥,不種也不收,也沒積蓄在倉庫,天父尚且養活牠,更何況我們比飛鳥還貴重。神啟發我、給予我新的工作:不動產資產管理與買賣。現在,我知道我是神的員工,管理祂給予我的產業,在工作中把人帶到福音和神的愛之中、用《聖經》的教導來協助人解決問題,我也在風一族職場教會穩定聚會,並且在每一個服事的機會認真擺上。

  我曾說:「沒有人可以改變我」,這句話神聽到了,祂親自改變了我,因為祂是神、在祂凡事都能。當我遇到衝突,我不再說三字經,我學會禱告,求神修剪我、學習饒恕,讓我成為神所愛的器皿。我雖然現在沒有很多朋友,但在教會裡,有一群愛我的家人。我在風一族職場教會的風誠小組裡,享受讀經的樂趣、建造讀經的能力,更加認識神。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內心世界、有自己的秘密,然而耶穌就在外面敲門,我們可以選擇是要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過一輩子?還是開門讓祂住進來?我也曾以為無法回到「正常」的人生,但現在我擁有我所羨慕的人生;我在神的家裡,成為天父心目中的好孩子,享受天父的愛;我也願每一位在外漂流的朋友,能夠認識主耶穌,享受最大最好的福分。

風誠小組 陳昶憲 弟兄 201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