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知名詩人余光中曾寫詩《今生今世》紀念母親:「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一次,在我生命的開始,一次,在妳生命的告終,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妳說的。第二次,妳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有無窮無盡的笑聲,一遍一遍又一遍,迴盪了整整三十年,妳都曉得,我都記得。」

  你是否也感嘆:無窮無盡的笑聲,終究只能迴盪三十年?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因為,認識神的生命,笑聲不會中止在第二次的哭聲;認識神的生命,笑聲可以穿透第二次的哭聲,不斷地延續;認識神的生命,在地上氣息的終止,卻是永恆生命的啟程,不只是今生,而且是永生!

風惠小組 謝紫驊 姐妹 2018.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