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回天家已經一年了,3月11號我回娘家陪同兄弟姐妹舉行佛教的「對年法會」,我在當中一起站立,拿著紙筆寫下對母親的思念與感觸。

  如果一個人死後,我們再也沒有機會為他們做任何事,會不會讓每個人在他們生前更珍惜、把握可以「做什麼」的機會?

  母親是一個生來就有敬虔生命的人,在我家中仍然非常貧困的時期,她總是用平常捨不得吃的東西敬拜神、祭祀祖先,遇到任何不能決定的事都誠心的擲茭求問。我的印象中滿是母親每天梳洗整齊後,恭敬地在佛堂上香祈求的畫面。

  十幾年前,家中的「吳府千歲」透過乩童降下旨意,說:「他從天上來到世間是有使命的,過去他保佑我們家,接下來我們必須協助他濟世救人。父親就是因為違抗天命才會於49歲就離世,若母親不願承接天命也將不久於世,並且這個天命會遺至我哥哥。」母親基於恐懼及愛子心切(哥哥是家中獨子)接下「天命」,把家裡的客廳變成了每天有人出入、焚香、不時也會舉辦宗教儀式的小型宮廟。自己也在被「高人開了天眼」後,不斷有異常舉動,隨時可以聽見各個死去家人的聲音、看見各種靈異現象、晚上無法入眠…,她每天奔波於這些「使命」,以為在濟世,更以為這是神賜給她的特異功能。不久,她臉色枯槁、體重暴瘦,開始交代後事,說他違抗天命被處罰,快死了!

  我們再也受不了這個所謂的「天命」,哥哥做決定拆掉家中神壇。媽媽後來也在精神科確診為精神分裂,服藥後回復正常。

  付上了這麼大的代價才知道,這個過去守護我們家30年的神,並沒有辦法帶來任何真正的平安。在那之後,我四個兄弟姐妹中,哥哥立誓不再信任何神,姐姐走入佛教,妹妹相信人生快樂、努力活著就好。只有我,神驗中了我,將福音的使命交給了我,也將這上好的福份先給了我。

  母親去年因急性胰臟炎住進加護病房,我利用探訪的時間哭著求媽媽受洗,媽媽拗不過我,接受了主耶穌。兩天後因白血球過高引發敗血症,就這樣離開了我們。

  感謝主的憐憫,讓我不必因爲沒有救媽媽的靈魂而終日活在悔恨當中。

  兄弟姐妹都認為我信耶穌信到走火入魔,在媽媽最痛苦的時候還要強迫她接受我的信仰。但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媽媽因爲我得救了,她息了地上的勞苦,在天上享受永遠的福樂,有一天,我會跟她再相見。

  致愛我的母親,我終於沒有辜負您的養育之恩。

  親愛的天父,若沒有祢,我的ㄧ生有何指望呢?

風符小組 葉麗美 姊妹 2017.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