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寧是我的獨生女,她從小我就採取「民主」方式來教育她。

  我為了發掘她的興趣,小一帶她學珠心算,兩堂課她便放棄,我任由她;小二帶她學速讀,才走進教室她即反悔:「爸爸我不想學了!」我任由她。

  小三時帶她學鋼琴,以為發掘出她的潛能,暗爽她可能是個音樂奇葩,誰知三個月後她告訴我:「我不喜歡鋼琴老師,我不想學了!」我的夢又醒了!

  小四時我鼓勵她參加學校武術隊,希望她將來可以保護自己,不料一個學期間她每天重覆同樣的話:「爸爸,我不想練了!」只是這次我未依她。

  我恍然大悟,女兒小根本不懂事,光想著玩,跟她談什麼「民主」?索性聽她吵鬧一個學期,熬到她在武術比賽得到獎牌後,總算可以耳根清靜。

  她的課業成績不理想,惟武術成績斐然,我期待她能均衡發展,耍詐逼她去補英文,她讀得痛苦常吵不想補習,我早鐵了心不為所動,她不得已乖乖補了三年英文,其中英文進階班還留級一次,我只能苦笑。

  女兒在國二受洗成為基督徒。她受洗時我上台獻唱:「神的孩子!」並向神說:「主呀!紹寧是祢的孩子,請祢教導、帶領她走人生的道路。」可是紹寧在學校的班排成績仍然沒有起色。

  神真奇妙呀!紹寧國中畢業時,她以傑出的武術成績榮獲「傑出市長獎」,我陪她出席柯P對全北市市長獎學生的頒獎典禮,自覺走路都有風,紹寧跟我說:「爸爸,你看吧!你女兒很厲害吧!」父女倆相視而笑,我一時莫名感動、溼了眼眶,心想:「女兒呀!感謝讚美主,是神真厲害!」。

  時間過得真快,這個暑假過後紹寧要升高三了,她在體育班多了一個綽號叫:「學霸」,她每天除了練武術外,下課還要補英文或生物,生活過得很緊湊,她跟我說:「爸爸,我大學不想練武術,我想考獸醫系。」我知道她的心願除非有神蹟出現,否則是給神出難題了,於是勸她:「我知道妳喜歡狗,但是獸醫系不好考也不好唸,倒不如妳以後交獸醫系的男朋友,嫁給獸醫比較輕鬆,書給別人唸,妳負責玩狗就好。」我的餿主意自然未被接納。

  紹寧在國內高中女子太極拳小有名氣,我不想她輕易放棄,一個月前某日我在line留了一封感性的信給她,當天放學立刻獲得回應:「爸爸,我有重要事情要宣布。」聽她的口氣不太像被我感動,反而覺得又要出新招了,隨後得知她被全國武術協會甄選要參加暑期特訓一個月,去接受更高強度的訓練。

  正當我對紹寧未來的志向選擇感到六神無主時,神就出手了,時機點真巧合,我雖不知這紹寧在集訓後會有何「改變」,但相信神已掌權作主,感謝主,我心有了平安。

風培小組 吳育光 弟兄 2018.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