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亮小組~ 出埃及記 24 章 – 2016.10.9.

%e7%8d%bb%e7%a5%ad-24%e5%87%ba

參加人數 46

24

出埃及記 24 章 導讀分享~ 陳晶亮姊妹

%e4%ba%ae13-5

時:

以色列人出埃及滿了三個月,清早起來,6天,7天,40天。

地:

西乃山上、山下。

人:

摩西,約書亞,亞倫,戶珥,拿谷,亞比戶,以色列長老70人,12支派的衆人,少年人。

物:

祭壇,十二根柱子,平鋪的藍寶石,烈火(以色列人見到了神的榮耀),雲彩,牛,石版。

事:

神要與人立約。

貳、逐節詳解

【出二十四1】「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和亞倫、拿答、亞比戶,並以色列長老中的七十人,都要上到我這裡來,遠遠的下拜。」

  〔暫編註解〕“拿答、亞比戶”是亞倫的兒子(六23;參利十1~3)。“七十人”奈以色列民的領袖和代表。參《民數記》十一16~25.亞比戶本可繼亞倫為大祭司,但因獻上未吩咐的凡火,與拿答一同死去(看創十1~2)。

         “拿答”和“亞比戶”是亞倫兩個大兒子(參看六23),他們被神審判和處死(參看利一○)。

         「上山」:是本章一個重要字彙,共出現七次之多(1, 2, 9, 12,13, 15, 18 )。 作者描述他們逐步上進,每次都到達一個更高的地方,而最後則以摩西一人達到山頂為故事之高峰。

         「拿答、亞比戶」:是亞倫的兒子。

         耶和華對摩西說 這句話的原義是接續二十21的。這意思是說,前段經文(3~8節)的立約,和本段經文的立約,在傳統上都概稱為西乃的立約,而前段所講的是律例,本段所說的乃誡命;前段所講的是已寫下的約書,本段所說的是未寫下而只在口述了的十條誡,因為神自己所寫的刻在石版上的兩塊法版,在這時候還沒有交給摩西。

     亞倫、拿答、亞比戶 有關亞倫,請參看四14的註釋。拿答的原文意義是「大量的」或「樂意的」,他是亞倫的長子(六23)。亞比戶的原文意義是「他是我的父」或「主神是我的父」,為亞倫的次子(六23)。他們被召上山,是含有尊重他們的意義,因為其後他們將要被立為祭司(廿八1);但不知何以亞倫的另兩個兒子,卻沒有受召上山,而撒瑪利亞抄本卻把他們加上去了。

     以色列長老中的七十人 有關長老,請參看三16的註釋。這七十長老,究竟是十八12所指的,抑十八25所揀選的,就無法確定。後期祭典所提的長老中的七十人(民十一16、24等),卻是另有所指,並在被擄回國後,逐漸形成為三合林(Sanhedrin),即新約所稱的公會的組織。這些屬於以色列族的「統治」階層的人,也被邀請上山。

     遠遠的下拜 未來的祭司和現今統治階層的人,雖都被邀上山,但卻不能親近主神,而只能遠遠的下拜;惟有摩西才可以親近主神。

         1~2節為二十21所記的繼續,那時百姓遠遠站立,摩西挨近神所在的濃雲中。其間插入“約書”(二十22~二十三33)。3~8節記述摩西下山主持接受“約書”儀式,然後與眾長老等上山見神(9~11節)。這種不依次序寫作的原因,看二十18注。

         1~18本節到18節記述正式接受“約書”的儀式。3~8節是宣讀“約書”和灑血禮,1~2節及9~11節講摩西和長老等上西奈山見神,並吃立約的筵席。12~18節為摩西在西奈山上為接受石版及造會幕的指示作準備。他在山上四十晝夜。

【出二十四2】「惟獨你可以親近耶和華;他們卻不可親近;百姓也不可和你一同上來。”」

  〔暫編註解〕摩西為以色列人與神之間的“中保”;主耶穌為“新約的中保”。

         百姓也不可和你一同上來 這些百姓只能在山下所畫定的範圍之外,不能上神的山,更不能親近神。這可能也是形成日後以色列地所有的城──凡有城牆建築的,城內除神壇外,所居的是祭司和統治階層的人,以及他們富有的親屬,至於百姓(就是原文作(女子)者),便必定居於城外的原因。

【出二十四3】「摩西下山,將耶和華的命令典章都述說與百姓聽。眾百姓齊聲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

  〔暫編註解〕“命令”可能指“十誡”;“典章”指“約書”中的律例(二十一1~二十三19)。

         「耶和華的命令典章」:就是十誡及21:1所記的典章。

         摩西下山 按照約書獨立文件的記述,這敘述是接續十九3下~6的。但按現有的神典,這敘述則為接續二十21。

     將耶和華的命令、典章,都述說與百姓聽 原文命令是複數的「話」。卅四28的「十條誡」的原文,也是「十句話」。典章也可繙成「律例」。因此,按現有文字的含義,這立約的儀式,似乎是包含接受十誡和約書內的律例的。

     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 這是完成立約的第一部分──神將祂的要求和應許,藉摩西口述出來,百姓接受並應許會照凓遵行。

         3~8 這約得到百姓認可,給寫下來,又再次被認可。舊約裏有各種不同的認可儀式,包括獻血祭(如這裏的)、在劈開的祭牲當中經過(比較創一五10,17)、一起吃飯(比較創三一54)和一起吃鹽(比較民一八19)。

         3~8立約的儀式:包括宣讀律法,百姓回應,獻祭,及灑血。

【出二十四4】「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都寫上。清早起來,在山下築一座壇,按以色列十二支派立十二根柱子,」

  〔暫編註解〕參十七14注。這個時代的文字都是一欄一欄寫在皮卷或蒲草卷上,有時甚至兩面寫,寫畢有如中國字畫卷起,並加封保存。這種卷軸有長有短,有的埃及蒲草卷長逾30公尺,不過已發現的聖經古卷很少超過10公尺。宣讀這種古卷,一手放一手卷,十分吃力。新約時代,書籍形式逐漸代替了古卷。

         這“十二根柱子”當為見證耶和華神已和以色列十二支派立約的標記(創二十八18;三十五14,20)。

         「十二根柱子」:表示全部以色列人都見證這約的訂立。

         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都寫上 這是這份約書的獨立文件由來的說明──是假託抑實際,現代的人當然無法確定。有一件可以確定的,是這裏的寫上只包含約書,而不包含刻在石版上的誡命。因為石版是神自己寫的(廿四12,卅一18,卅四28)。

     在山下築一座壇,按以色列十二支派,立十二根柱子 這是進行立約儀式的部分。這裏所築的壇,當然是照二十24~25所吩咐的築造。我們無法知道是土壇抑石壇。但可知道的,是那十二根柱子必是石柱,類於廿三24所說的柱像。但這不是用來敬拜的對象,乃含有紀念、標誌和見證的意義(參看創卅一45~52)。按以色列十二支派而立十二根柱子,不但在縱的方面,見證神與他們十二支派立約的證據,也在橫的方面,標誌他們之間彼此立約同為主神子民,正如有血緣關係之親的見證。在這橫的方面來說,便有中國人之金蘭結義的含意。

【出二十四5】「又打發以色列人中的少年人去獻燔祭,又向耶和華獻牛為平安祭。」

  〔暫編註解〕“少年人”指擔當祭祀工作的青年,那時尚未正式設立祭司制度(民三章),祭司的工作由長老(十二21)或者指定的年紀較輕的人擔任(參十九22注)。據猶太拉比解釋,這些協助摩西的青年人都是以色列人的長子。

         “少年人”。至於他們的可能身分,參看第十九章22節的腳註。

         他們所獻的是燔祭和平安祭,表明獻身事奉,並與神有更親密的相交。

         打發以色列人中的少年人去獻燔祭 獻燔祭是將祭牲全部燒化,表明「完成感恩」,以討神喜悅的祭祀(利一章)。所以首先獻上燔祭,表明百姓接納此約,以討主神悅納。但在這裏,並不是祭司或亞倫執行獻祭,乃是少年人去獻祭。一方面顯出此時還未設立祭司的職制,另方面也顯出這文件的古遠。

     又向耶和華獻牛為平安祭 按後期的規定,平安祭也是燔祭的一種,但只將祭牲的某些脂油燒化,部分祭肉歸祭司,部分祭肉由獻祭酬恩的人分喫(參看利三,七兩章),表示分享團契的意思。這裏提到的牛是複數,表明當日他們「在神面前喫皈」,以表彼此立約的人數為頗多(參看十八12的註釋)。

【出二十四6】「摩西將血一半盛在盆中,一半灑在壇上;」

  〔暫編註解〕「一半盛在盆中」:後來就是用這一半灑在百姓身上(8)。

         摩西將血一半盛在盆中,一半灑在壇上 在這裏,摩西也負起祭司的角色。他將血一半盛在盆中,是留為念約書之後灑在百姓身上之用,另一半則灑在壇上。灑在壇上的,是象徵神的臨在作證。

     灑血是立約常見的事。中東一帶的民族,有些在立約時,是彼此將自己的血滴在共同的容器中混和,有如中國人所說的插血為盟;有些則將手一同插入在盛祭牲的血的容器中,又將血塗在石柱(柱像)上,表示神、人共證此約。

【出二十四7】「又將約書念給百姓聽。他們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

  〔暫編註解〕“約書”應為二十22~二十三19的全部。但此處似包括二十2~17和二十三20~33的“十誡”和訓諭。在一個主要為口傳文化的時代,為求眾人明白並記住“約書”中的規條,摩西很可能在兩次儀式中把同一約書的條文先“述說”(3節),再逐字逐句念出來。

         「約書」:內容就是21-23章。

         又將約書念給百姓聽 這約書,就是第4節所寫的。現有的儀式所表達的約書,乃是指二十23至廿三19的律例,而原來在西乃立約的傳統所講的,卻可能是指十條誡(參看下段1~2、9~11的註釋)。

     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 這話雖然和3下完全相同,用場卻完全不同。3下是立約前對百姓徵詢意見時,百姓對摩西的答覆;這裏是在莊嚴肅穆的立約聚會上,百姓對和神立約的應許。

【出二十四8】「摩西將血灑在百姓身上,說:“你看!這是立約的血,是耶和華按這一切話與你們立約的憑據。”」

  〔暫編註解〕摩西將祭牲一半的血灑在神的壇上,一半灑在百姓身上(6節),表明神與百姓已完全聯合為一。耶穌基督設立聖餐時,也把代表祂捨命流血的杯稱之為“立約的血”(太二十六28)。

         這裡沒有說明灑血禮儀在當時有何意義;但它的作用是明顯的,它將約確立了。

         新約聖經很著重這立約的血(參太26:28; 可14:24)。

         摩西將血灑在百姓身上 這樣的灑血,包含有豐富的屬靈意義:這表明眾百姓已經和神立約了,也表明獲灑血的人,彼此間也立了約要生死與共的互相關顧;血是生命,因凓這立約的血,他們已獲得了新生命,這是主耶穌在施發聖餐時所指出的(太廿六28);祭牲的血,有代贖罪惡的含義,所以蒙灑血的人,罪得赦免了(來九22;太廿六28);灑血使罪得赦的人,已經得成聖潔,因此與主神立約的人,也要在生活上分別為聖,不沾染罪惡,羞辱主名。

【出二十四9】「摩西、亞倫、拿答、亞比戶,並以色列長老中的七十人,都上了山。」

  〔暫編註解〕他們都上了山 這些尊貴人士和摩西一同上了西乃山。

     確認聖約以後,摩西、亞倫、亞倫的兒子和長老們遵照神的呼召“上了山”(第1節)。這群人向上走了一段路,但肯定不是山頂,因為只有摩西才有權到那裡去(第2,12節),其他人只能“遠遠地下拜”。

         9~11 神向以色列人的代表顯示自己的榮耀

【出二十四10】「他們看見以色列的神,他腳下彷佛有平鋪的藍寶石,如同天色明淨。」

  〔暫編註解〕看見以色列的神的說法,固然是擬人化的形容,但在卅三20卻告訴我們,見神面的人不能存活(參看創卅二30),而摩西亦在其後只能見到神的背(卅三23),何以這裏能說看見以色列的神呢?原來七十士譯本卻在這句話後面仍有「所站的地方」之字句。也許七十士譯本並不是擅加,乃是依據較古的抄本。這也和第1節所說的相符合。當這些人上山去「遠遠的下拜」時,他們頭也不敢擡起,就只能看到以色列的神所站的地方了。下面的話也證明七十士譯本為正確。

     他腳下彷彿有平鋪的藍寶石,如同天色明淨 他們既是遠遠下拜,頭也不敢擡起來,所以沒有看見神是怎樣的,因此就沒有描寫神的樣貌,而只能說及祂腳下的情況。藍寶石是最貴重可愛的寶石。按考古學家的考證,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代,在塞浦路斯島已有這種天然的藍寶石,而埃及則已有加工雕琢的藍寶石了。神的腳下,彷彿有平鋪的藍寶石,如同天色明淨,則不但形容神的尊貴,也表達看的人甚是「養眼」的覺得可貴可愛。

         10~11 聖經沒有說明神彰顯自己的形式,但以色列民在祂的榮光裏並沒有被消滅,反而又吃又喝。參看約翰福音一章18節的腳註。

【出二十四11】「他的手不加害在以色列的尊者身上。他們觀看神;他們又吃又喝。」

  〔暫編註解〕神顯現是在密雲或烈火中。長老們看見的神當不是祂的全面,因為人若看見神面必定死(三十三20)。他們在神面前舉行盛宴,歡慶立約。

         他們吃立約的筵席,也不再發顫了(參19:16),因神現今藉立約與他們相交。

         他的手不加害以色列的尊者身上 在以色列的傳統觀念中,與神在一起,乃正如中國人所說「伴君如伴虎」的(參看創卅二30;出卅三20;撒上五11~12,六19;撒下六6~7等),現在這些領袖則毫無傷損,所以被當作奇蹟地描寫出來。

     他們觀看神,他們又喫又喝 這裏的觀看,原文的字根是 h]a{za{h,可以當作默示(賽一1)、異象或看見異象般的觀看(結十二27)。因此,就不是用 ra{‘a{h 字根的那種實質的看見。但是,他們卻的確是在神面前又喫又喝。這一方面是形容他們的歡樂,但更要緊的,乃是說明這些代表在西乃山上,是代表百姓與神立約(請參看十八12的註釋)。

【出二十四12】「耶和華對摩西說:“你上山到我這裡來,住在這裡,我要將石版並我所寫的律法和誡命賜給你,使你可以教訓百姓。”」

  〔暫編註解〕你上山到我這裏來住在這裏 原文的含義是更上山上,且要停留在那裏一段時間的意思。

     石版並我所寫的律法和誡命 這石版是神自己寫的,而且是兩面有字的兩塊石版(卅二15~16)。因此,這裏的律法就不會是二十23~廿三19的約書,乃應按原文原有的意義,作「教訓」解。這「教訓和誡命」,應該就是卅二19摩西所摔碎,而後又在卅四1復賜,並由摩西自己寫上的「十句話」(中文譯為「十條誡」的;見卅四27~28)。

     使你可以教訓百姓 賜給這些誡命的目的,為的就是要教訓百姓。教訓的原文,字根和前句的律法的字根相同。

         12~14 摩西按神的吩咐(2),上山領受石版(就是刻有十誡的石版),並其他誡命。

【出二十四13】「摩西和他的幫手約書亞起來,上了神的山。」

  〔暫編註解〕摩西和他的幫手約書亞起來,上了神的山 在十七9~13的敘述中,約書亞是位戰士,是軍事將領。這裏卻說是摩西的幫手(參看卅三11;民十一28;書一1)。這幫手的原文含義,可包含很廣,但主要的是與公務和宗教事務有關。和合本在這裏是跟從七十士譯本的繙法,使人認為摩西和約書亞都再上更高的神的山。原文卻是,「摩西和約書亞起來,摩西上了神的山」(見現代中文譯本)。意思是,上了一段路後,惟有摩西再上,約書亞卻在一處等候。這含義是和15節相連接的。

【出二十四14】「摩西對長老說:“你們在這裡等著,等到我們再回來,有亞倫、戶珥與你們同在。凡有爭訟的,都可以就近他們去。”」

  〔暫編註解〕引出日後發生的金牛事件(32章)及約的重立。

等到我們再回來 這我們,所指的當然是摩西和約書亞。

有亞倫與戶珥與你們同在,凡有爭訟的,都可以就近他們去 有關亞倫,請參看四14的註釋。有關戶珥,則請參看十七10的註釋。

     摩西這次由約書亞陪同。他曾參與打敗亞瑪力人(出17:8-13)。摩西知道自己將離開大家一段時間,就感到需要給眾長老一些有關在他不在時處理事務的指示。他們要留在西奈山腳直到他回來,並要接受摩西的代表亞倫和戶珥的指導。

【出二十四15】「摩西上山,有雲彩把山遮蓋。」

  〔暫編註解〕摩西為自己的離去做好安排以後,就和約書亞一起上到山的上面部分,等候神進一步的指示。“雲”是指出19:16中所提到的雲。摩西雖已蒙神宣召,但要等到六天後才奉命來到神面前。今日和當初一樣,在與神進行親密交往以前,必須做好心靈的準備(參徒1:14;2:1),並默想祂的品格和旨意。摩西和約書亞無疑把這段時間花在默想和禱告中。

         15~18 摩西獨自在神面前:雖然以色列人的代表能在神面前吃喝,但神威嚴的一面仍在。

【出二十四16】「耶和華的榮耀停於西乃山;雲彩遮蓋山六天,第七天他從雲中召摩西。」

  〔暫編註解〕雲彩遮蓋山六天,第七天衪從雲中召摩西 經過漫長的工作天──六天之後,在特歸為主神之日──第七天,神才在雲中召摩西,並在這一天,摩西進入雲中上山(18節)。

【出二十四17】「耶和華的榮耀在山頂上,在以色列人眼前,形狀如烈火。」

  〔暫編註解〕在把摩西籠罩(第18節)在與創造主幸福交往之中的雲彩與“烈火”之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凡象摩西一樣行在神聖道上的人,必然在“隱密處……,全能者的蔭下”得到保護和安全(詩91:1,2)。而偏離義路的人所得到的,則不是安慰和保障,而是公正的懲罰,因為神對於他們乃是“烈火”(來12:25,29)。

【出二十四18】「摩西進入雲中上山,在山上四十晝夜。」

  〔暫編註解〕摩西在山上停留四十晝夜,一直領受到建會幕的命令與規劃之後才下山。新約時代的耶穌也在曠野禁食四十晝夜(太四2)。

18 可作25章的引言。

摩西離開約書亞進入雲中,並在那裡待了“四十晝夜”(《先祖與先知》第313頁)。在這段時間中,他沒有吃東西(申9:9;參王上19:8;太4:2)。

         摩西在這裡的經歷是非同尋常的。它教訓我們,與神的交往會給心靈帶來最真實的力量和最甜美的飲食。否則人就會灰心(見路18:1)。世界會偷襲我們。我們的思想言語會“出於土,乃屬土”(林前15:47)。我們既沒有屬靈的生命,自然無法把它分給他人。人只有與神的交往,才能領受恩賜。摩西是這樣;我們也是這樣。摩西單獨與神同在,說明了私下祈禱的價值(太6:6)。即使是在大城市的混亂和喧鬧中,與神單獨相處和無聲的祈求仍能帶來幫助,以應付當日的問題。

問答:

【出二十四1 長老七十人】這些人受任命作為各支派的代表。他們以立 * 約代表的身分,與摩西、亞倫,和亞倫兒子一起前來。他們的聲音和人數(七十),代表整個國家接受盟約。──《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廿四1~18 在西乃立約】要了解以色列人在西乃的立約,便須先明白約的涵義。約的原文,beri^th,可能是來自古代的亞喀得文(Akkadian)biri^tium,就是分開或劈開的意思(參看創十五10);也可能來自 beri{tu,就是約束或羈絆的意思。如果是源於希伯來文的 ba{ra{h,便有喫的含義。但也可能與這三個字詞都有關聯。因為立約是一件嚴重的事,雙方是在神面前起誓共同遵守的有約束的行為,若不遵守便要受罰被劈開(由人執行或願神懲罰),立約後雙方就在神前喫飯,表示結盟或同心守約的意思。

  舊約所講的立約有兩大類:(一)人與人的立約(如創廿六26~33,卅一43~55等);(二)神與人的立約(如創九8~17,十七1~21等)。我們這裏要討論的,當然就是神與人立約的事。──《中文聖經註釋》

【出廿四4「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都寫上」】

{命題28} 為何摩西是五經的作者,為何近代一些學者說有其他不同的作者(JEPD)?

〔難題〕近代的一些批判學者隨著威爾豪森(Juliue wellbausen ; 19世紀)所建議的「底本假說」(Documentary hypothesis) ,主張舊約摩西五經是由幾個不同作者所寫的;他們有J典(Jehovist)、E典(Elohimist)、P典(Priestly)和 D典(Deuteronomist),這四個歸類的作者所屬是根據他們所表達出的文體寫作風格特徵而定。然而廿四章4節這句經文宣稱「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都寫上」。事實上,在聖經許多其它經文也說到這五本書是摩西寫的。

【解答】

這又是另一個對聖經負面批判的例子。以下回應:

(1)有一些很足夠的證明出埃及記是摩西寫的。總之,除了摩西再也沒有其他任何人有足夠的能力,知識和興致寫出埃及記。

(2)摩西是這些事件發生的目擊者(witness) , 因此他最有資格是這本書的作者。事實上,這些記載是目擊見證者對這些壯觀的事件如橫跨紅海,領受十誡,所作生動的描繪。

(3)早期猶太人的教導就是認為這本書是出自於摩西的手筆。也就是早期猶太人的法典(Talmud) 和早期猶太的作家菲羅(Philo)和約瑟夫(Josrphus)也如此的認為。

(4)出埃及記這位元作者顯示他對當時曠野的地理情況非常熟悉(出埃及記十四章)。除了摩西外,其他人如果沒有在這個地帶待過一陣子和經歷當時的情況,是無法有這種地理知識。同樣的,作者對當時百姓的習俗和慣例在出埃及記所描述的也必定很熟悉。

(5)書中很明顯的說到:「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都寫上」。如果不是摩西寫的,這個敘述就是偽造的, 因而讓人不能置信;所記載神的話語也不會讓人相信。

(6)摩西的接任繼承者約書亞宣稱摩西記載神的命令律法。事實上,當約書亞繼任摩西的領導地位後,他教訓百姓說「這律法書不可離開你的口」, 而且「謹守遵行我僕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書一7-8)。

(7)在舊約裡,摩西之後一連串的人物都認為這本書是出自摩西的手筆。包括:約書亞(書一 7-8)、 約西亞王(歷代志上卅四14)、以斯拉(拉六18); 但以理(但九11)和瑪拉基(瑪四4)。

(8)耶穌引用出埃及記廿章12節說:『摩西說』 (可七10 ;路廿37 )。所以若不是基督說的對,就是那些批評家對。因為「祂是神的兒子」,所以答案很清楚了(參見本書作者另一本著作《當代護教手冊》(When skeptics ask,校園書房)。

(9)使徒保羅宣稱「摩西寫著說,人若行那出於律法的義」(羅十5 ;引用以西結書廿11)。所以根據使徒的憑據加上基督的權柄,我們可以說出埃及記是摩西寫的。──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出二十四4 寫上】古代近東文字的證據,要到主前三一○○年才開始存在。埃及的象形文字和美索不達米亞的 * 楔形文字都是音節性的複雜系統,因此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文盲,需要專業性的文書代寫代讀。至於全世界最古老的字母文字,則是在西乃半島的塞拉比特卡丁挖掘到,來自主前第二千年紀中期的例證(其上之碑文稱為原始西乃文〔proto-Sinaitic〕,來自迦南的則稱原始迦南文〔proto-Canaanite〕)。全世界所有字母都是源自這個文字系統。字母文字的發明使識字率大為增加。文字從遠古開始,已經在商業、條約、歷史、文學、宗教的作品之中應用。美索不達米亞的文字寫在烘過的泥版上,埃及則使用蒲草卷。至於紀念碑的碑文,兩處地方都是刻在石上。可惜多個世紀以來,寫在蒲草紙或皮革上的文件大部分都已經腐化毀壞。錄之於文字不獨是作為交易的備忘,更代表條約或盟 * 約的建立(如本節),付諸筆墨的行動本身已足啟動協議的條款。──《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四4 壇和十二根柱子】築壇和立柱是立 * 約儀式的一部分,代表神和十二支派鄭重聚首,藉文約和獻祭宣誓彼此效忠(有關類似的紀念柱,見:創三十一45~54和書二十四27)。──《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四5 平安祭】立 * 約儀式獻這種祭十分適宜,因為它是為參與者分享而設的。完全燒在壇上的只是祭牲的一部分,餘下的部分用來設宴,來締結人神之間的條約協定。──《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四6 灑血在壇上】血是生命力的精華,是以屬創造萬物的神所有。因此之故,從祭牲收集來的血差不多一定是倒回壇上。這樣做可以提醒百姓生命神聖,和誰是生命的賜與者。──《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四6,8】血分灑在代表耶威的壇與百姓之間,這樣表示他們在聖約裏的合一。──《每日研經叢書》

【出二十四6~8 立約時為何要灑血?代表甚麼?】

   要明白神與以色列人立約的不尋常禮儀,先要瞭解聖經中對於罪惡與赦罪的看法。神是宇宙的“審判者”,也是絕對聖潔的。祂既是普世聖潔的審判者,就譴責一切的罪,判定罪的代價就是死。在舊約時代,祂悅納牲畜的死以代替罪人。牲畜流出的血,證明牠的生命為另一個生命舍出。獻祭的血一方面表明祭牲之死,同時,也象徵因這牲畜的代死,罪人就免死而得生。舊約中以牲畜的代死赦免人的罪,只是神暫時的安排,使人仰望耶穌基督為罪人受死,永遠除罪(參來九9~十24)。摩西在這次的立約儀式中,將祭牲的血一半灑在祭壇上,告訴罪人可以再一次來到神面前,因為那獻上的祭牲已經代替他們死了。他將祭牲血的另外一半灑在百姓身上,用以表明他們的罪債已經付清,可以與神和好。借著這象徵的行動,神重申對以色列人種種應許,也教導我們關於耶穌基督捨己受死(贖罪)的功課。

【出二十四7 約書】公開宣讀盟 * 約的條款,是每個更新盟約儀式的一部分(見:書二十四25~27;王下二十三2;尼八5~9)。對以色列人來說,所賜給他們的律法就在此時誦讀、承認、實行。好幾個同時代的 * 赫人條約都指明協定要定期宣讀。──《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四8 把血灑在百姓身上】把獻祭的血灑在百姓身上並不常見,除本節以外只在亞倫和他兒子的膏立儀式中出現(利八)。這個象徵性的行動建立特殊的關係,認定百姓為屬神之人。受血所灑的可能其實是那十二根柱子,因為它是百姓的代表,並且可以同時接受灑血。──《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廿四9~11「摩西、亞倫、拿答、亞比戶、 並以色列長老中的七十人,都上了山……他們看見以色列的神」】

{命題29}這些人何以能看見以色列的神,因為神在出埃及記卅三章20節說過『你不能看見我的面』?

〔難題〕出埃及記廿四章9〜11節提到他們上了山,並且看見以色列的神。然而出埃及記十九章12-13節說到人們不能上山,「不可用手摸山的邊界,凡摸這山的, 必要治死他」。而且出埃及記卅三章20節,神說:沒有人可以看見祂的面而能存活的。這些人何以能上山看見神而仍能存活?

【解答】

首先須瞭解的是神邀請他們上來的(出廿四1)。 在出埃及記十九章12-13節,神告訴摩西在山的四圍給百姓定界限,如此使百姓不會摸到山的邊界以免治死。然而,神特別邀請他們上山為的是要為他們所命定的事奉使他們聖潔,並且要與他們確立神與以色列百姓聖約的憑據。

其次,從這節經文和其它的經節(出卅三19-20 ; 民十二 8 ;約一18)所描述的,人看見神並非看到神真正的「本質實體」 (essence of God) ,而是看到「神的榮耀」。即使當摩西求神讓他看到祂的榮耀(出卅三18-23),那也不過是看到「神的形像」(likeness;民十二 8)——希伯來文“temunah” ——即形像(form;likeness;而非看到神的「本質實體」(essence)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出二十四9~11出埃及記二十四章九至十一節記載神向摩西亞倫及隨同他們上山的以色列眾長老顯現,並接受他們的崇拜。這段經文如何解釋?(D*)】

     根據出埃及記二十四章一節的記載,耶和華邀請以色列十二支派的七十個長老,隨同摩西亞倫,並亞倫的兩個兒子上聖山,上了這聖山的山坡,摩西走在前面,其他人與摩西保持一段距離,走在後面。宇宙的主接見他們,乃作為他們的就職禮,因為他們肩負起神聖的職務,協助處理神子民的事宜。

    我們必須謹記,出埃及記十九章十二及十三節早已宣告,無論人或獸都不可觸摸或涉足聖山,有違者必死無疑。然而,在出埃及記二十四章這個莊嚴的場合裡,七十個長老得以隨同摩西亞倫,並亞倫的兩個兒子上山,一瞥神的榮耀;神坐在天藍色的寶座上,周圍有耀目的光采。在一般的情況下,縱然是爬上西乃山的最低部份也會被擊打致死,但在今次,神特別允許他們登山。而且,有生命氣息的人通常不可能直接看見神顯現的榮耀,否則人必死無疑,「因為見我的面不能存活」(出三十三20)。此外,出埃及記二十四章十一節記載:「他的手不加害在以色列尊者的身上。他們觀看神,他們又吃又喝。」即是說,他們看見西乃山上神的寶座,並被允許吃神聖的食物。他們看見神榮耀的顯現,身體沒有受損害,生命亦得以保存。

可能應在此加插說,在此次神的顯現中,他們所看見的,只是在神的莊嚴光采,用以代表神的榮耀。因為聖經從沒有保證人類能眼見神而仍得以存活(參約一18)。出埃及記三十三章二十節記載:「你不能看見我的面,因為人見我的面不能存活。」──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出二十四10】『他們看見』這字經常用於先知看見異象。關於『平舖的藍寶石』,那就是璧琉璃,試比較以西結書一章廿六節;這裏乃是天空的象徵。──《每日研經叢書》

【出廿四10「他們看見以色列的神」】

{命題30 }神真能被人看見嗎?

〔難題〕根據這節經文,摩西和長老都看見以色列的神。 但是神曾告訴摩西他不能看見神的面(出卅三20), 而且使徒約翰的確也說到「從來沒有人看見神」(約一 18)。

【解答】

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我們無法直接的認識神,更無法完全的認識祂。因為「我們如今彷佛對著鏡子觀看, 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林前十 三12)。神可「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使人曉得」(羅一 20)但人不能知道神祂自己。以下列表可以槪略的區分神如何可被人認知和不為人所認知:

神如何不能為人所認知

神如何能為人所認知

完全的

部份的

直接的

間接的

神祂自己

由祂所創造的

祂的本質實體

(essence)

祂所行出的效果

(effects)

祂的靈

在基督道成肉身

雖然「從來沒有人看見神」(約一 18 ),祂的獨生子將祂啟示出來。因此,耶穌說到:『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約十四9)。──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出二十四10 藍寶石鋪地】由於古代近東的人對藍寶石(sapphire)一無所知,砌成這個裝飾華麗之路面的,最有可能是天青石(經商旅自阿富汗運來)。天青石用來鑲嵌君王的接見室和寶座(見:結一26)。主前第一千年紀某些美索不達米亞文獻的傳統,可以上溯到加瑟人(Kassite)時代。這些文獻提到三層天,每一層天的路面各以不同的石材鋪砌。中層天所用的石名叫薩吉珥穆德(saggilmud),看來很像天青石,據說這就是天青的由來。大部分神明都住在中層天。──《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四11】「他的手不加害在以色列的尊者身上。他們觀看上帝;他們又吃又喝。」

         「他們觀看神,又吃又喝。」以色列長老中的七十位,和摩西、亞倫等人聚集在神顯現出來的同在跟前,又吃又喝。以人的肉眼而論,從來沒有人看見過神(參出卅三20)。這裏的「觀看」,希伯來字含有「知道」或「分辨」的意義;說明了這些人是在實際的交通中,摸著神的榮耀,因而對神產生了屬靈的異象和看見。這誠然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經歷。尤其令人驚奇的,是在這樣一個時刻中,他們又吃又喝,說出他們天然的生命,也臻於豐滿。―― 摩根《話中之光》

【出二十四11「他們觀看神,他們又吃又喝。」】

這兩件事都應該連在一起。

有人吃喝,卻不看神——他們只著重食欲口福,與一般世人所呼求的:我們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呢?但是神賜他們生命氣息以及一切恩惠,他們卻不榮耀神。他們正如使徒所說的,肚腹就是他們的神。我們務要謹慎。

有人看神,卻不吃喝——他們看神,存敬畏的心,卻完全脫離生活中日常的本分。他們將聖俗二者很嚴格的劃分,將主日與周日,神的事與人的事加以區別。他們把信仰與生活完全分開,卻不知道生活的常情於對神的事奉應該連結起來,才是真正的虔誠。

有人看神,又吃又喝——他們在日常的生活中仰望神的面。他們不但在心靈方面,也在身體方面榮耀神。他們記得使徒的教訓:你們或吃或喝,總要為榮耀神而作。在一切尋常的事上,都會看見神——在父神的面前,作兒女的儘管盡情的歡樂!

「無有一試探,我主不輔幫;無有一重擔,我主不但當;無有一憂慮,我主不與分;時也而刻也,我蒙主鴻恩」。

──邁爾《珍貴的片刻》

【出二十四11】「他們又吃又喝」對於基督徒,這聖約乃是主的晚餐的預表,這晚餐是我們有特權參加的新約象徵。有人有這種印象,就是今天在某些圈子裏,他們過分強調餅與酒這兩方面的性質,以致團契餐的本質卻被忽視了。──《每日研經叢書》

【出二十四12 石版】古代近東的慣例,是將重要文件、法典,和記錄君王勇武戰績的年表銘刻於石(有關石版的討論,見三十二15~16的註釋)。神在西乃山賜給摩西的石版也是依循同樣的模式。「所刻的是十誡」,這是個十分古老的傳統說法,然而版上寫的究竟是什麼,其實無法肯定。原來的石版被毀之後(三十二19),神又另賜新版(三十四1)。第二套石版安放在 * 約櫃之中(申十5)。──《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四18 四十是否約數?】四十這個數字多次用作完滿結束的表示,象徵長短適中的一段時間已經過去,如:一代(創二十五20)、成長之人的年歲(二11)、曠野流浪的日子(十六35;民十四33)、士師或酋長的統治年限(士三11,十三1)等。這個象徵性的數字經常出現,表示它在文化和文學上意味深長,因此在大部分情況之下,無須視為實數。──《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出二十四18 四十是否約數?】四十這個數字多次用作完滿結束的表示,象徵長短適中的一段時間已經過去,如:一代(創二十五20)、成長之人的年歲(二11)、曠野流浪的日子(十六35;民十四33)、士師或酋長的統治年限(士三11,十三1)等。這個象徵性的數字經常出現,表示它在文化和文學上意味深長,因此在大部分情況之下,無須視為實數。——《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