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亮小組~ 出埃及記 23 章 – 2016.10.2.

10592693_1012151598817736_6341928237531601671_n

參加人數 46

%e5%87%ba-23%e7%ab%a0

出埃及記 23  導讀分享~ 陳晶亮姊妹

大綱:

   一、安息年與安息日(10~13)

   二、崇拜曆(14~17)

   三、酵與脂油(18)

   四、初熟之果(19)

   五、肉與奶(19下半)

   六、結束的告誡(20~33)

%e6%8a%95%e5%bd%b1%e7%89%872

%e6%8a%95%e5%bd%b1%e7%89%873

JERUSALEM - APRIL 9: Ultra-Orthodox Jews sort freshly-baked matza (unleavened bread) April 9, 2006 in the Mea Shearim religious neighborhood of Jerusalem. Observant Jews throughout the world eat matza and other unleavened products during the eight-day Pesach holiday (Passover), which begins on April 12, to commemorate the biblical Hebrews' hasty exodus from Egypt some 3,500 years ago. According to the Bible, the Israelites did not have time to allow their bread to rise before fleeing the wrath of Pharaoh, and to this day, matza is prepared and baked in just a few minutes to prevent the dough from rising. (Photo by David Silverman/Getty Images)

%e6%94%b6%e5%89%b2%e7%af%80

【出二十三1】「“不可隨夥布散謠言;不可與惡人聯手妄作見證。」

「不可隨夥布散謠言」:可指散佈謠言毀壞他人名譽,藉此妨礙司法公正。見證人也不可與惡人結党,或屈服在群眾壓力之下作假證供。無論是窮人,或是有勢力之人(利19:15), 他都不可偏袒。

         不可隨夥佈散謠言,不可其惡人連手妄作見證 這語句似乎是用誡命的形式,卻不是誡命,乃是勸告。這整段經文(1~9節),都是勸告與主神立約的百姓,不管是自己在城門口審判人,或在其中作見證,或在審判的事前、事後,都必須正直、公義。這第一節的話,差不多可說是整段的總綱,就是對任何案件,不人云亦云的佈散謠言,乃要自己去思想研究推敲並在神面前以無虧的良心去作決定,更不可與惡人連手來袒護有罪的人。

         1~3 證人在法庭的責任

         1~9本節到9節屬於執行法律的規例,以確保司法公平,保障窮人與弱者不受富人與有力者欺壓。對象不是審判官,而是對要求出庭作證或判理案件的以色列人說的。這些都非法例,只屬訓誡,因未訂明刑罰。

         1~9 在爭訟的事上保持公正

【出二十三2】「不可隨眾行惡;不可在爭訟的事上隨眾偏行,作見證屈枉正直;」

不可隨眾行惡 這是2~3節的小標題,但也可適用在任何的情況。2~3節是講爭訟的事。在這事上,我們很易道聽途說,人云亦云的去議論、審斷、判決一些我們還未深入調查、分析、探究、追問、複查、求證的事實。如果是這樣,就對當事人不公,就是一種隨眾行惡的行為。更糟的,是在參與審判或在城門口作見證時,就隨眾偏行,作見證屈枉人了。隨眾的原文可譯成「大多數」。大多數的贊成,議案便得以表決通過。但「大多數」並不一定是「正確途徑」或就代表了「真理」。另一方面,人有同情心,因此在判斷爭訟的事上,這勸告更清楚的指出:也不可在爭訟的事上,偏護窮人。乃要仿效主神的正直公義,對窮人和有勢力的人,都一樣看待(參看利十九15;申十17~18)

【出二十三3】「也不可在爭訟的事上偏護窮人。」

有許多人把“窮人”(wedal)解為“有勢力的人”(gadol),將此句譯為“不可在爭訟的事上偏護有勢力的人”。這種解法不一定正確,因為神不偏待人。做法官的很易偏袒窮人,應象神一樣“不可偏護窮人,也不可看重有勢力的人”(利十九15)。

         偏袒“窮人”是不公正的做法。

         聖經中有那麼照顧窮人的條例,這樣說似乎有點奇怪。但這只是對公正的維護。富人和窮人要一視同仁。袒護任何一方都是歪曲正直(利19:15)。

【出二十三4】「“若遇見你仇敵的牛或驢失迷了路,總要牽回來交給他。」

  若遇見你仇敵的牛,或驢,失迷了路 維護正義的人,要有神的心腸: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不單愛你所愛的,也愛你的仇敵。因此亦要保護你仇敵的權益。遇見你仇敵的牛,或驢,失迷了路,把牠牽回來交給他,是一個最基本和實際表達維護正義的表現。同樣,看見恨你人的驢壓臥在重馱之下,你去和驢主一同抬開重馱,也是一個最基本的做人的道理。

     遵守這樣勸告的人,不但維護了正義,也化敵為友,使世界都祥和得多起來。

         4~5百姓當用慈愛與良知去對待敵人,就是他們在法庭上的對頭。

【出二十三5】「若看見恨你人的驢壓臥在重馱之下,不可走開,務要和驢主一同抬開重馱。」

不要冷眼旁觀仇人臥在重馱之下的驢,而要幫助他的牲畜重新站起來繼續行走。這種善舉的共同參與將使兩個人友好地接觸,而有可能重歸於好。

【出二十三6】「“不可在窮人爭訟的事上屈枉正直。」

不可在窮人爭訟的事上屈枉正直 前面第3節叫人不可偏護窮人,這節是掉轉來,叫人不可屈枉窮人(見現代中文譯本的繙譯法)。有些學者認第1~3節是對陪審員的說話,而6~9節的話是對法官或城門口審判的長老說的。陪審員很容易憐貧;審判官卻容易看富貴人的情面和「錢面」,而屈枉了窮人。

         6~8主要是針對司法的官員;他們不應袒護窮人,不應受賄賂,判決不要受群眾左右。

【出二十三7】「當遠離虛假的事。不可殺無辜和有義的人,因我必不以惡人為義。」

不可殺無辜和有義的人 這是執法人另一個須緊記的勸告,且也是今天有許多國家廢除死刑的原因。死囚之所以不馬上執行,也是為避免此種不正義的可能。惟有野蠻和獨裁的國家,才多執行就地處決,甚至不作審判或敷衍場面的審判。

     支持對“無辜和有義的人”的誣告可能造成他的死亡,從而招惹那“不以惡人為義”之主的復仇。

【出二十三8】「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明眼人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

不可受賄賂 這是另一個對執法人非常重要的勸告。因為賄賂能叫明眼人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參看申十六19;撒上八3)。

     接受訴訟中一方當事人的賄賂並作出不公的判決,一直是東方法官中最常見和最應受譴責的罪行之一。賄賂使司法制度的存在失去了意義,使司法的天平朝錯誤的方向傾斜。所以該罪行通常處以死刑。摩西的律法雖然沒有規定這種罪行的處罰(申16:18-20),但約瑟弗斯說猶太人會處死這種罪犯(《駁亞皮昂》ii.28)。然而不管是什麼處罰,它一定是被忽視了(撒上8:3;詩26:10;箴17:23;賽1:23;彌3:9-11)。

【出二十三9】「“不可欺壓寄居的;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作過寄居的,知道寄居的心。”」

不可欺壓寄居的 請參看廿二21的註釋。

     這裡重申了出22:21的吩咐,可能用於法庭。“心”指思想感情。換一句話說,應該同情“寄居的”人。
【出二十三10】「“六年你要耕種田地,收藏土產,」

六年你要耕種田地……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 這是在進入迦南地後要實施的安息年律例。這律例類似買以色列人作奴僕在第七年要讓他自由出去一樣(廿一1~6),在第七年要讓地歇息。但在其後說明不耕種理由時,似乎並不凓重在地的不耕不種,而是「地主」的不耕不種。因為地仍有出產,可讓民中的窮人有喫的,他們所剩下的,野獸可以喫。在利廿五1~7則指明是給其「僕人、婢女、雇工人,並寄居的外人當食物……」。

         10~11 神應許祂的子民說,他們第六年的收成會足夠食用到第八年(參看利二五20~23)。

         10~13本節至13節為二十8~11和《申命記》五12~15所立原則的延伸。關於“六年耕種,第七年歇息”的規例,可參《利未記》二十五1~7,20~22。這都是以人道為出發點的律例。有人說此例目的在恢復地力,但從《利未記》二十五4看,是讓土地也象人一樣有安息之時。地在安息年所出的可給窮人作食物。

         10~13 安息年及安息日之例:安息年的設立是要讓窮人和野獸有食物吃,神也以此考驗百姓對 按時供應的信心。

【出二十三11】「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不耕不種,使你民中的窮人有吃的;他們所剩下的,野獸可以吃。你的葡萄園和橄欖園也要照樣辦理。」

你的葡萄園和橄欖園,也要照樣辨理 這是指第七年地主不去施肥修剪,當然也不去收摘果實,而讓窮人或僕婢雇工和寄居者享用。

     讀者也許會懷疑兩個問題:不耕不種的那年,地主喫甚麼?這法例是否真的執行了?頭一個問題,利廿五20~22給了答案,是神神奇的使第六年的出產有三倍,而不是六年耕種中的積存。第二個問題,則從利廿六34~35可以看出,他們之所以會被擄到外邦,使地荒涼,是因為他們未守安息年之例的緣故。所以在被擄回國之後,便強制執行此例(見尼十31)。

     雖然其他國家也有定期或不定期的休耕,但只有以色列人遵守整年的休耕。其他國家可能以此來指責他們懶惰。當時是原始的農業,人們還不知道莊稼的輪作,也沒有使用人造的肥料,所以這種辦法不會造成經濟的損失。但收成的欲望使這項規定難以實施。以色列人“七十年”的被擄就是要彌補足遵守安息年方面的虧欠(代下36:17-21)。

【出二十三12】「“六日你要做工,第七日要安息,使牛、驢可以歇息,並使你婢女的兒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暢。」

律法規定在耶和華的聖日,不屬以色列民族一分子的奴婢、寄居的,以及作生產工具的牲畜,都受到人道的對待,可以歇息,恢復精神。

         安息日之例是基於第四誡,但這裡所提出的理由是以人道為基礎,讓全以色列,包括家畜或作奴僕的都可歇息。

         你六日要作工,第七日要安息 有關安息日,請參看十六23的註釋。

     這律例說明要守安息日的原因,卻不是誡命中所說的是紀念神創造之工的安息聖日(二十8~11),乃是使牛、驢,可以歇息,並使你婢女的兒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暢。這是為人道的原因。撒瑪利亞抄本在「婢女」之前,加有「奴僕和」等字,而成了「並使你奴僕和婢女的兒子……」。

【出二十三13】「“凡我對你們說的話,你們要謹守。別神的名,你不可提,也不可從你口中傳說。”」

凡我對你們說的話,你們要謹守…… 這節話,按現有的位置,是總括對遵守安息年和安息日的吩咐,或以上所有的吩咐,也可以是包含其後的吩咐。但有些學者則認為是五經編輯者插錯了位置,是應當安排在本章19節之後才對的。因為凡我對你們說的話,明顯是總括前述而說的。且在說了這話之後,又以誡命形式的囑咐:別神的名你不可題,也不可從你口中傳說。

【出二十三14】「“一年三次,你要向我守節。」

一年三次,你要向我守節 這是對以色列男丁所要求要遵守的律例。在申典要求集中在耶路撒冷的聖殿守節(申十六1~17)前,以色列人是到任何就近的神壇(二十24~25)去守節的。這三次所指的,就是後述的三個節期。

         14~17摩西律法中所定以色列人的宗教節期共有七個(利二十三章),以其中三個為代表。“除酵節”和“逾越節”屬同一個節期;“收割節”包括了“初熟節”和“七七節”(又名“五旬節”)在內。“收藏節”也包括了“吹角節”和“住棚節”。後世,這種節期續有增加,例如被擄後的“普珥節”(斯九20~28),和兩約中間時期的“聖殿重光節”等。參《利未記》(參考資料)中的節期表及說明。

         14~17 所有男丁一年三次要到會幕去守節:“除酵節”(參看一二15的腳註);“收割節”,或五旬節(參看利二三15~23的腳註);“收藏節”,或住棚節(參看利二三34~43的腳註)。

14~19 每年當守的三個節期

【出二十三15】「你要守除酵節,照我所吩咐你的,在亞筆月內所定的日期,吃無酵餅七天。誰也不可空手朝見我,因為你是這月出了埃及。」

「除酵節」:大概是在四月尾或五月初,是大麥收成的時候。除酵節與逾越節不能分割,二者都紀念出埃及的事實。期間以色列人用初熟的大麥制餅,但不加上酵。

誰也不可空手朝見我,是指到神壇(後期到聖殿)朝聖時,必須攜帶禮物。要注意的是:(一)這裏所指的帶禮物,並不只單指在除酵節要這樣,三個節期皆要帶。(二)這段經文(14~19節),和卅四18~26所記述的,差不多是完全同樣的事。但其主要不同點,是本段經文出於北方農業社會的神典,故主要的與農業有關的節期。而卅四18~26是屬於南方的耶典。南方重牧畜,故此提到頭生的牲畜(見卅四19~20)。

【出二十三16】「又要守收割節,所收的是你田間所種、勞碌得來初熟之物。並在年底收藏,要守收藏節。」

 「收割節」:即七七節(出34:22),於逾越節之後七周春末小麥收割時。

原文無「所收的」字樣,意思應是「所獻的」(參利23:17)。

「收藏節」:慶祝夏天果子(尤其是葡萄和橄欖)收成,大概是在九月、十月間,後來被稱為住棚節(申16:13)。

收割節 這本是以色列北部由迦南農耕社會遺留下來的節期,故除五經之外,只在代下八13提過一次。因此是比不上逾越節和住棚節之重要的。南方的耶典(卅四22)和其後的申典(申十六9~22)都稱之為七七節。祭典則稱之為初熟節和五旬節(民廿八26~31;利廿三15~21)。這原本是在大麥收割的季尾和小麥收割的開始的節期(參看本書九31~32的註釋)。在這節期中,他們要將初熟莊稼的一捆,帶給祭司作搖祭(利廿三10~11)。但在主後七十年聖殿被毀後,連搖祭都無法執行,而逐漸由一些拉比改稱為紀念律法在西乃山頒布的節期了。

收藏節 這本來也是迦南農耕社會的節期的傳統,以色列人卻把它改為與出埃及時在曠野住帳棚拉上關係,而在後改稱為住棚節(申十六13~15)。所不同的,是早期乃在各神壇守此節,而申典則集中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以色列人被擄前,這節期是在年底秋收之後,在現今陽曆九月間月圓之夜開始慶祝的。其後因約雅敬王年間改行陰曆的緣故(請參看拙著《舊約概論》有關「曆法」的部分),而改在七月十五日(即現今陽曆十月間月圓的時候之猶太人的新年)舉行,並且把原有的七日改成了八日的節期(見利廿三33~43;民廿九12~39)。回國後期,因凓啟示文學作品的鼓吹,認為彌賽亞來臨時,列國的人都要到耶路撒冷守節(參看亞十四16及其下),便逐漸蓋過逾越節的聲勢,而成了現今猶太人最大節期了。

【出二十三17】「一切的男丁要一年三次朝見主耶和華。」

巴勒斯坦是一個不到233公里長、120公里寬的小國家,參加這些節期不會很困難。另外這種喜慶的場合對百姓很有吸引力,因為它們是傳播信息的重要途徑,為親戚朋友的相見提供了幾乎是唯一的機會。以色列人高興地期盼著這些節期的到來。它們能發揮一種凝聚力,因此成為民族生活中的一個重要部分,在認識和服侍神方面把百姓聯合在一起。雖然是要求“一切的男丁”守節,但家庭的其他成員如果願意也可以參加(撒上1:1-23;路2:41-45)。

【出二十三18】「“不可將我祭牲的血和有酵的餅一同獻上;也不可將我節上祭牲的脂油留到早晨。」

不可將我祭牲的血,和有酵的餅一同獻上 這明顯和南方原來遊牧生活的傳統有關聯,因為直至今日,沙漠中遊牧生活的人還是喫無酵餅。這律例早期在北國似乎並沒有遵行(參看摩四5),雖然這節經文是北國的文獻(南國的耶典亦與此有相同記述,見卅四25)。酵是被喻為罪惡或惡毒的根源的(參看林前五7~8及本書十二15的註釋)。

也不可將我節上祭牲的脂油留到早晨 這是指一般節期或任何節期獻祭時,其脂油(參看利一8,三3~5)都不能留到第二天早晨。北方的農耕居民,可能因在示劍結盟(書廿四章)加入支派同盟,對出埃及守逾越節的事關心不大,所以不像南方耶典在卅四25所記的一樣,去凓重「逾越節的祭物」。

         18~19 酵是腐敗和邪惡的象徵(比較太一六6)。“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是迦南地常見的儀式,當中包含一些魔法和咒語。

         18~19 百姓守節獻祭時要注意的事

【出二十三19】「“地裡首先初熟之物要送到耶和華你神的殿。“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

這是迦南人獻祭的方法,以色列人不可仿行。「初熟之物」:如頭生的兒子或牲畜,是屬於神的。

「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是迦南人的祭祀習俗,目的是求他們生殖之神使田地肥沃;神在此禁止以色列人仿效迦南人的風俗。

初熟之物要送到耶和華你神的殿 這是和廿二29有關連的律例。但神典的作者卻在不自覺中,把時間混亂了。因為頒這律例時是築壇的(二十24~25),這裏卻把它說成在所羅門建殿以後的事。原因是神典作者搜集口傳和寫成的基礎資料時,是在主前第九世紀,並在主前八百年前後才寫成,而這時已有耶和華神的殿了的緣故。

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 不明歷史背景的釋經者,常常把這律例解成為人道主義。這含意是有的。但更要緊的,卻是為宗教的原因。今日在中東一帶的遊牧民族,還很喜歡將山羊奶煮山羊羔來款客,認為是一道佳餚。原因是古時有些遊牧民族,把這食品作祭神之物──他們所祭的神,當然不是主神。故此,為免與這些遊牧民族的宗教拉上關聯,以褻瀆主神,便有這律例的規定。

【出二十三20】「“看哪,我差遣使者在你前面,在路上保護你,領你到我所預備的地方去。」

 “使者”。很可能是耶和華的使者,即耶和華自己,雖然有摩西和後來的約書亞作祂的代表領導百姓。參看創世記十六章9節的腳註。

看哪,我差遣使者在你面前 在整部約書述完後,五經編輯者把這段經文(20~33節)列在此處,作為約書的編後話──跋語。這篇跋文包含五項。第一項是講到祂要差遣使者在以色列人的前面,引導他們進入神為他們所預備的地方去,並且在路上保護他們。

20~22 神將差遣使者去引領他們,這使者是神的全權代表,可以代替神說話,並能赦罪。

 20~33從本節到33節為“約書”的總結。以色列人此時已準備從西奈山出發,去征服迦南地。但真正出發的日期要到《民數記》十11以後。

20~33這約書以一些無條件的應許,和一些有條件的應許,以及警告的話語作為結束。這段勸告亦涉及選民將得之地的範圍。

【出二十三21】「他是奉我名來的;你們要在他面前謹慎,聽從他的話,不可惹(或作:違背)他,因為他必不赦免你們的過犯。」

他是奉我名來的 這奉主神之名來的使者,其實就是主神自己,或者說,是未成肉身的道。這就是下面之所以能肯定地說你們要在他面前謹慎,聽從他的話,不可違背他,因為他必不赦免你們的過犯的原因。

【出二十三22】「“你若實在聽從他的話,照著我一切所說的去行,我就向你的仇敵作仇敵,向你的敵人作敵人。」

你若實在聽從他的話,照凓我一切所說的去行 這種將他和我交換使用的方式,更證明那使者就是神自己。

我就要向你的仇敵作仇敵,向你的敵人作敵人 這樣的說法,是和主神對亞伯拉罕所說的「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創十二3)一樣,就更證明這使者就是神自己了(參看申廿八1~7;書一1~9)。

【出二十三23】「“我的使者要在你前面行,領你到亞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迦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那裡去,我必將他們剪除。」

亞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迦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 請參看三8的註釋。七十士譯本和撒瑪利亞抄本都還加上了革迦撒人,而湊足通常所稱的迦南地七族人。對這七族人,神應許以色列人,在領他們進到迦南地後:我必將他們剪除。

     迦南本土“七國的民”除了革迦撒人以外,這裡都提到了(申7:1;書3:10;24:11)。“將他們剪除”就是消滅他們的民族,而不是指個人,因為個人還是有可能被感化接受以色列人的信仰的(撒下23:39;24:18-25;代下8:7-9)。

【出二十三24】「你不可跪拜他們的神,不可事奉它,也不可效法他們的行為,卻要把神像盡行拆毀,打碎他們的柱像。」

迦南人以石柱為像,叫做“柱像”(申七5;十二3;十六22;利二十六1),與以色列人立柱作為與神立約的標記不同(創二十八18;三十一45;三十五14,20;出二十四4;書四20)。以色列的先知和領袖曾痛責迦南人拜柱像的事。

         神勸告百姓當將迦南地的「柱像」盡行毀壞;柱像與迦南人的崇拜有關,代表迦南人的諸神。

         你們不可跪拜他們的神,不可事奉他 這跋文的第二項是警告以色列人在進入迦南地後,不可跪拜和事奉當地人的神,免得違背誡命(二十3~5);乃要事奉耶和華你們的神(二十6)。不但如此,更要在進入迦南地後,把神像盡行拆毀,打碎他們的柱像。

     柱像 是用石豎立作為紀念、標誌或敬拜的。這裏按上下文則可知是迦南地的人,用作敬拜的對象。這對象可能是已去世的祖先或英雄人物,或當地的巴力(即中國人所謂的土地神)。

【出二十三25】「你們要事奉耶和華你們的神,他必賜福與你的糧與你的水,也必從你們中間除去疾病。」

若他們是這樣的為主熱心,拆毀神像和柱像,並專一的事奉主神,主神使應許賜福糧、水、生產順利和長壽。

     健康的生活方式十分有益於保護人免患身體,思想和心靈方面的疾病。反之,虔敬也會促進身體的鍵康(見《歷代願望》第827頁)。

【出二十三26】「你境內必沒有墜胎的,不生產的。我要使你滿了你年日的數目。」

“墜胎”。即流產。

         「滿了你年日的數目」:意即他們可以活到當活的年歲(即享長壽)。

         這既是健康生活方式的結果,也可能是神恩惠和眷顧特別干預的結果。不會有早產,也暗示不會有夭折。

【出二十三27】「凡你所到的地方,我要使那裡的眾民在你面前驚駭,擾亂,又要使你一切仇敵轉背逃跑。」

  〔呂振中譯〕「我必施展我的威風做你的前驅;凡你所到的地方、我必使那裡的眾民都潰亂;使你一切的仇敵都轉背而逃。」

         形容神以戰士的姿態出現,打敗仇敵。

         我要使那裏的眾民,在你面前驚駭擾亂 這是「聖戰」的術語。因此,在神與人的戰爭中,以色列的敵人只有轉背逃跑的份兒了。更要緊的,神可以使用自然界之物,如黃蜂之類的昆蟲(參看申七20;書廿四12),替以色列人趕出敵人。

面,把希未人、迦南人、赫人攆出去。」

  〔呂振中譯〕「我必打發大黃蜂在你前面,把希未人、迦南人、赫人、都從你們面前趕出去。」

“黃蜂”一詞可能指真正的黃蜂,也可能指常常侵犯迦南地的埃及軍隊。神借他們來削弱迦南人的軍事力量,讓以色列人較易佔領其地(參賽七18)。

         若指真正黃蜂,耶和華使用此種叮人畜的昆蟲侵犯迦南人,使之席不安枕,有助以色列人進攻。

         “黃蜂”的希伯來文為sirah,在希臘文中有個相等的字oistros,義為牛》,或叫人發瘋之物。因此也可指神在以色列人的敵人中引起惶恐(參申七23)。

         “黃蜂”。可能指真正的黃蜂,也可能指定期侵襲迦南地,在以色列人來到之前削弱其勢力的埃及軍隊。

         有人理解為真正的黃蜂,也有人認為是寓指埃及人,他們在約書亞和士師的時代不斷入侵巴勒斯坦;或者指迦南人的恐懼(書2:9;見書6章補充注釋;見書24:12注釋)。

【出二十三29】「我不在一年之內將他們從你面前攆出去,恐怕地成為荒涼,野地的獸多起來害你。」

征服迦南為期極長。神驅除當地居民之法,不是一舉盡殲,而是逐步進行。《約書亞記》詳載征服的過程。

         我不在一年之內,將他們從你們面前攆出去 這是主神體恤以色列的軟弱,因為當時他們人數還稀少。這是證實了我們在本書緒論的「利未與出埃及的支派」中,論到十二37的繙譯數字有問題的論點。因為以色列人數不多,若驟然間將迦南地的人攆除,危險的是,地成為荒涼,野地的獸多起來害你。所以,神要漸漸的趕出迦南地七族人,等到以色列的人數加多,才能承受那地為業。這是這跋文的第三項敘述。

     雖然人缺乏耐心,神卻有奇妙恒久的忍耐(彼後3:9)。迦南各民族不會一下子都趕出去,免得:一,土地因沒有足夠的人照料而荒蕪;二,野獸增多為患。當北方的以色列國因十個支派被擄而失去人口時,獅子明顯地增多了,四處襲擊剩下的少數人(王下17:24,25)。法普戰爭以後,法國的許多地區狼群增加。這些民族沒有立刻被趕出去的另一個原因,就是神想要“試驗”以色列人,看他們是否順從祂(士2:21-23)。

【出二十三30】「我要漸漸地將他們從你面前攆出去,等到你的人數加多,承受那地為業。」

  〔呂振中譯〕「我是要漸漸地把他們從你面前趕出去,等到你孳生繁衍、承受那地為產業之時為止。」

【出二十三31】「我要定你的境界,從紅海直到非利士海,又從曠野直到大河。我要將那地的居民交在你手中,你要將他們從你面前攆出去。」

“紅海”。亞卡巴灣。參看第十三章18節的腳註。“非利士海”。地中海。“大河”。幼發拉底河。

         「紅海」:乃是亞拉巴灣;

         「非利士海」:即地中海;

         「曠野」:是巴勒斯坦東南部的沙漠;

         「大河」:是幼發拉底河。

         我要定你的境界 這是這跋文的第四項敘述,就是以色列的境界。從這境界的述說,使我們可以了解兩件事:(一)這裏提到非利士海,所講的是地中海。這說法,乃是由東邊的紅海,即亞卡巴灣,到西邊的非利士地的海邊為界的含義。以色列人出埃及時,尚沒有非利士地的名稱(請參看十三17的註釋),可見得這段經文的傳統是後期的。(二)由亞卡巴灣到地中海,和南邊的曠野至北邊的大河,即幼發拉底河,乃是大却和所羅門最強盛時代的境界。因此,這整段經文(20~33節)的來源,就不會早於王國統一的時代。

     我要將那地的居民交在你手中 這是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要逐漸取得地業的另一個證明。神要把那地的居民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他們要將那地的居民攆出。約書亞記的後半段的分地,以及士師記敘述各支派自己上去攻打應許之地,就是這話的證據。另一方面,因為這說法和本大段經文的一般用詞,有很多類同申命記派編修的詞句,因此一些學者就認為是申命記派的修訂者,依據神典的傳統,將這整段跋文放入約書之後,作為約書的結束語。

【出二十三32】「不可和他們並他們的神立約。」

不可和他們並他們的神立約 這是這篇跋文的第五項,也是最重要的一項。因為這約書既表明以色列人與主神立約,專一的事奉祂,就不可在進入迦南地後,與當地的人和他們所事奉的神立約,免得違約得罪主神,並成為他們致命的陷阱。

     “約書”的結尾和開頭一樣,都是嚴肅地吩咐不可拜偶像(出20:23)。以色列人後來的歷史表明,這種反復的警告是多麼重要,神關注他們避免這種錯誤,又是何等的必要。不幸這種警告沒有發揮作用(王下17:7-18)。由於當時一般的和約都含有雙方神明的認可,以及尊崇這些神明的話語,與外邦人立約就意味著承認他們的神。

【出二十三33】「他們不可住在你的地上,恐怕他們使你得罪我。你若事奉他們的神,這必成為你的網羅。”」

這個吩咐當然不包括接受以色列人信仰的人,也不包括受奴役的外邦人(見書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