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會報告~ 風亮小組

創25

參加人數 44  

創25(聖經簡報站)!

創世記 第 25章:導讀分享~ 陳晶亮姊妹

創25(聖經簡報站)=

靈訓要義:

【以掃预表人天然的生命】

一、出生在先──“先產的”(25节)

二、憑血氣行事──“身体發红”(25节)

三、野性未驯──“浑身有毛”(25节)

四、嫉恨、凶殺──“善于打獵”(27节)

五、喜欢在世界里活动──“常在田野”(27节)

六、耗盡心力于追求世事世物──“累昏了”(30节)

七、看重眼见之物──“红汤”(30节)

八、轻视属天的福分──“轻看了他长子的名分”(34节)

【雅各预表属灵的生命】

一、出生在后──“随后又生”(26节)

二、得救原不在乎人的挣扎努力──“抓住以扫的脚跟”(26节)

三、得救乃出于神的拣选──“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23节)

四、喜欢与主交通──“为人安静”(27节)

五、活在教会中──“常住在帐棚里”(27节)

六、羡慕属天的福分──“把长子的名分卖给我吧”(31节)

七、肯出代价追求属天的福分──“将饼和红豆汤给了以掃”(34节)

解經:

从亚伯拉罕所出的各族(二十五1~34)

亚伯拉罕的死讯,列在从他而出的家族目录之后;这是创世记向前瞻望的一贯作风。在这些族中,首先列出于救恩历史中没有太多参与的部分,让主要的角色慢慢出场,这亦符合创世记的模式。

1~4. 基土拉的众子。按希伯来文结构,乍看之下,这次的婚娶,似乎是在前述事件之后:但参看十二1的的小注。亚伯拉罕还能生育的事实,暗示此事发生得较早(参二十四1),不过他在以撒婚后还活了三十五年(7、20节);历代志上一32称基土拉为“妾”,这里第6节也似有此意,暗示亚伯拉罕在娶基土拉时,撒拉还活着。

米甸是这些阿拉伯族中最出名的,可是其他名字有些也曾于旧约中再度出现,在南阿拉伯的石碑上,显然都出现过。亚书利族不可与同名的亚述人混为一谈。

5~11. 亚伯拉罕的遗嘱、死亡、埋葬。在5,6节,我们可以看出,亚伯拉罕一直到最后所采取的行动,都受“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之应许的影响。

众妾(译注:和合本“庶出的”,意思相近)可能指夏甲与基土拉,见1~4节的注释。我们很难不将5、6节与路加福音十五31、32拿来比较,该段话对以撒某些后裔提出责备。在神的计划中,这些儿子被打发出去,目的是要建立一个真正的家,以致将来他们能归回:参看以赛亚书六十6以下。

8. 归到他本民那里一语,不太可能指家族的坟地,那里目前只葬了撒拉一人;这句话必定隐约暗示,死者仍会继续存在。参,如约伯所言:“不然我就早已躺卧安睡,和……君王、谋士……”(伯三13、14)。亦参看四十七30的注释。

9. 以撒与以实玛利相聚,后来雅各与以扫在以撒死时亦复如此(三十五29)。

11. 如果说,以撒永远不及亚伯拉罕,他的一切均是因他父亲而来,但不论如何,神也对他有特别的祝福。

12~18. 以实玛利之后裔。本段请参看十六10~12的注释。

19~34. 以撒的双生儿:雅各与以扫之争。故事尚来不及停下来谈以撒本人,就急急说到新生的一代,显出此处传宗接代的重要性;以撒的事则可等到下一章再说。

雅各的一生几乎直延申至本卷书的末尾,何西阿书十二3为他作了一针见血的摘要:

他在腹中抓住哥哥的脚跟,壮年的时候与神较力。

如果我们在这两行中间,插入何西阿书十二12的括号──

从前雅各逃……,为得妻服事人,为得妻与人放羊

──那么,从其中的主要名词:“哥哥……妻……神”,我们便可明了他从小到大几个阶段中关心的事;而从其中描写的动作,便可看出他迈向成熟的崎岖之路:“也抓住脚跟……逃……服事……放羊……较力……得胜”。事实上,何西阿书十二3的两个动词,在希伯来文中藏有他的两个名字,从雅各(aqab,“抓住脚跟”)到以色列(sara,“较力”),成了他客旅人生之起程与终结的记录。

21. 从26节与20节看来,他们等候了二十年。神经常用这种特别艰难的方式,作为一项特殊工作的序曲:如约瑟、参孙、撒母耳,都是经过忧伤与祈祷,才来到世上。

22. 利百加的呼喊,是一断句,直译为“若是这样,为什么我──?”叙利亚版本加了“活着”(参RV、RSV),但这却不足采信。上下文为蒙应允的祷告(21节)和进一步的求问(22下),由此可见,她所忧虑的是,神微笑的脸庞为何突然变为皱眉。AV 的意思较 RV、RSV 更接近。

23. 分开(AV、RV),分为二(RSV):即互不两立。

大的要服事小的:这段神谕对于二十七章的阴谋有重要的提示,见那段的注释。这也显示了神全权的选择,正如保罗在罗马书九11、12所陈明的。

25. 发红(~admoni):这可能为他的别名“以东”铺路,不过30节的呼喊才成最后决定。以扫(esaw)与s&ear(多毛的)只稍微相似。

26. 雅各,是个现成的名字,在别处也有人用,意为“愿他在脚跟边”──即“愿神作你的后卫”(参十七19的注释)。不过,这也可以作为负面的意思,如尾随别人的脚步,或欺骗,如以扫在二十七36悲痛的发现。雅各因着自己的劣行,使他的名字贬值为欺骗背叛的同义词;耶利米书九4的希伯来文取用了这个意思:“弟兄尽行欺骗”。但是那为他带来毁灭的固执脾气,最终也为他保住了祝福(三十二26)。亦参看四十九18的注释。

27~34. 这两位人物的个性完全相反,后来的两国也终致如此。安静是希伯来文tam,其含意为“扎实的”、“稳重的”,雅各冷静的个性,最好的一面使他完全可靠,最坏的一面,则使他成为可怕的冷酷敌人。

长子的名分是身为长子的地位:意即作一家之首,而后来至少在以色列国中,长子能继承两倍的产业(申二十一17)。从努斯(译注:位于底格里斯河东,在该处发现公元前十五世纪的文献数千件)的证据看来,当时何利人中,长子的名分是可以出售,在一次这类合约中,一位弟弟付出三只羊以换得某项产业250──这已足够阐明雅各的交易。

若雅各此举太不留情,则以扫便是太不用脑:译文将他口沫横飞的急匆匆之语,变得太过柔和:“让我吞一些红汤,这红汤……。”为了眼前可见之物,他不计一切代价,而且决定了就执着不改(33节),事后又不放在心上(34节)──顺带一提,他虽在32节上说将要死,其实根本没这回事──因此为自己得着希伯来书十二 16的浑名:“贪恋的人”。

本书的评论不是:“这就是雅各欺骗了他的哥哥”,而是:“这就是以扫轻看了他长子的名分”;希伯来书十二章也分享了这观点,将轻率的以扫当作希伯来书十一章信心伟人的反比。

家譜(廿五1-18)

本章的兩個家譜,是繼續第九章末了至十章及十一章的,那些在前面已經討論過的家譜之後。正如它們一樣,這兩個應視為提供關於希伯來人對於周圍的民族與他們的關係如何看法的寶貴數據,而不是告訴我們關於實際個人的任何事情。在這方面值得覆述我在前面引用過的,華德(Bruce Vawter)有用的模擬。他建議,好像我們以如下的的方式記錄我們自己的歷史:‘歐洲的後裔是:不列巔、法蘭西、西班牙……不列巔成了美國、加拿大的父親……西班牙也生了兒女:加利福尼亞、墨西哥……美國的後裔:維珍尼亞、喬治亞、卡羅來納……喬治亞成了亞特蘭大、奧加斯大、沙彎納的父親……。’等等。正如我們在第十章有一棵虛構的,遠及亞、非洲的民族樹,作為地理的課程,這課程伸展到第十一章米所波大米的亞蘭人,就是與希伯來人有最密切的血統關係的民族。所以第廿五章的這些名單集中在亞拉伯的閃族人,這些民族與他們也有血統關係,不過沒有十分接近罷了。

(一)

那麼我們對於亞伯拉罕與基土拉的婚姻,意見如何呢?可能是亞伯拉罕在夏甲離去與撒拉死了之後,娶另一個妻子,雖然我們未能在別處得到關於她的任何數據。但是不可能的乃是本章開端各節所提及她為他所生的兒女。可以鑒定的名字(例如底但,米甸)並不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北亞拉伯的地名或區域名。同樣的,在本章所列以實瑪利後裔的名字(例如基達、度瑪、提瑪),提瑪則指北亞拉伯及敘利亞沙漠更東的地區。

稍加思索我們便知道,國家與氏族不會這樣由一個祖先直接而成。所以,這些家譜暗指亞拉伯氏族的創始者或祖先,乃是亞伯拉罕和他的子系,在巴勒斯坦誕生而從那裡遷徙到這些氏族後來居住之處;他們不可能是準確的歷史記錄。他們在說一些對希伯來人關係重要的事,但是並不是我們所瞭解的歷史。對於在迦南最接近的東部的摩押人和亞捫人,照第十九章末的記載,是羅得亂倫所生的兒子的後裔;而它東南的以東人,按照以下第廿六章的家譜,他們是以掃的後裔,其情形也是一樣。